top of page

狄朗~羊狼之戀,啜飲乳汁(限)

牧羊女孩善美意外發現了狼少年并帶回。經歷襲擊衝突,溫柔的她耐心幫助狼孩開始艱難融入人類家庭生活,回歸人性。

而狼孩竟是狄氏乳業集團的私生子,牧羊女孩的家人只得應允將狼少年送回富裕家庭并拒絕了感謝金。

回到奢華冰冷的家族,冷漠的兄弟不斷排擠打壓,狼少年狄朗深諳狼道,野狼般的他兇狠競爭,終於奪得了龐大的狄氏乳業。

而今他大量投資,亦毫不留情收購{玩家名字}家的山羊牧場,只因想讓{玩家名字}再次來見他。一見{玩家名字},狄朗再次怦然心動,{玩家名字}躲避他,未料胸口竟然濕潤。

原來曾被狼人的他咬傷后,未婚未育的她雙乳竟然如山羊般不斷分泌新鮮乳汁。倘若狄朗不吮吸掉,她則會因脹奶壓迫胸腔而死亡。狄朗吮吸掉,她也會因吮吸盡絕而死亡。

現在,狼人狄朗決定不論付出怎樣的代價,都要救活他深愛的羔羊……


她安靜地坐在白色皮質客座沙發上,已經煎熬地等待了快四個小時。

這幢內外通體乳白色的大廈是DS狄氏乳業集團總部,也是市中心的地標建築。

今天,當{玩家名字}獨自驅車,駕駛著那輛老舊的運奶車從幾百公里外的自家牧場趕到了這裡,正是爲了手中這份她緊緊攥著的文件夾。

秘書小姐甚至都沒有正眼看她,只是透過白色幕牆上隱約映出的{玩家名字}身影,輕瞥着她那身廉價的格子連衣裙和薄罩衫,帶著莫名的優越感,她冷漠地再次提醒說:

「沒有預約的話,狄朗總裁是不會接見的。」

「我要等到狄朗先生開完會。」{玩家名字}的口氣如此篤定。

「先生」的稱呼既不失禮也不諂媚,可這生疏的稱謂讓她彆扭生硬,以至於干渴難忍的她更加喉嚨發干。

而她手邊正是秘書小姐刚從飲奶機里盛上的一杯乳白色的醇厚DS羊奶,可{玩家名字}始終熬住,一口沒喝,這是她微不足道的抗議方式。

不想自家牧場被DS收購,所以再渴也絕不喝DS出產的鮮奶。

秘書小姐暗自嘲笑這牧場女孩的無知固執……

當懸掛在偌大的商務樓層上乳白色時鐘嘀嗒作響,轉眼到現在竟已經八年過去了。

{玩家名字}從未想過會有這樣不可思議的一天,那個曾經住在她家簡陋牧場的狼孩阿朗竟然成為了這個龐大乳業集團的CEO……

恍惚之際,只聽會議室里傳來一聲散會的動靜聲,一群人走出。

当那陣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逼近,{玩家名字}莫名地坐直了身子,心頭竟也撲通撲通地隨之狂跳。

當她抬起頭,目光竟一下撞上了匆匆走來的他。

他震驚地注視著她,那雙暗沉的瞳孔一下變得明亮,他目不轉睛地凝望著,雙眸中張開了一張嚴實而巨大的網將她牢牢網住,這隻等待已久的餓狼終於發現了他的羔羊。

他攥緊了自己的拳頭,壓抑著渾身瞬間熾熱的身體,好似馬上就要伸出狼爪,一下狠狠地抓住她,再也不讓這隻落跑羔羊逃走。

{玩家名字}吃驚地看著身形高大的狄朗籠罩住她,面前的他不再是那個邋遢骯髒,赤膊光腳的狼孩。

身著面料精製,精細剪裁西服的他,繫著銀色的領帶,穿著黑色的定制皮鞋,身周的一切似乎都品位優雅而又價格不菲。

以至於,她差點認不出面前的人就是曾經的那個阿朗。

此刻,狄朗注視著{玩家名字},秘書小姐撲扇著烏亮濃厚的睫毛,沖著狄朗微笑說:「給您準備的下午餐馬上就到。」

当人们匆匆走过,顯然谁都沒有把這位毫不起眼的來客放在眼裡。

「謝謝。」狄朗側過頭,面無表情地道謝,却皺著眉頭嗔怒地質問秘書道:「你怎麼沒有及時告訴我,有這麼重要的人在等我。」

於是,秘書吃驚地注視著狄朗打開辦公室的門,迫不及待地邀請{玩家名字}進去。

{玩家名字}拘謹地攥著文件袋踏進了這間偌大的辦公室。

然而,久違的彼此卻尷尬地沉默了。

此刻,已是下午兩點。

秘書將遲到的午餐端到了他的辦公桌上,一盤迷迭香烤羊排和一杯清水。

狄朗脫下西服外套,鬆開領帶,解開了襯衫袖口挽起,在辦公桌前坐下。

他伸出那壯實的胳膊,自然地拿起了刀叉開始吃羊排。

他實在太緊張了,除了用餐來排遣這緊張外,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時隔八年,他終於再次見到了她。

明明彼此有千言萬語想要訴說,辦公室里卻安靜得只有刀叉和餐盤輕撞的聲音。

{玩家名字}吃驚地發覺曾經那個只會手抓羊排的他現在正嫺熟地使用餐具。

他正大刀闊斧地宰殺羊肉,正是一頭要血盆大口地吞併這些小牧場的兇悍餓狼。

她知道,他變了。

他不再是曾經的狼孩阿朗,而是DS狄氏乳業集團的CEO狄朗。

他抬起頭,說道:「你終於肯來見我了。」

當他的目光一觸到{玩家名字}的那一刻,那澄澈透亮的雙眸讓他再次無法自己,一如既往地愛上了她。

此刻,他才深切地意識到被深藏八年的思念從未改變過。

我的羔羊,你始終都讓我著迷。

他恨不得激動不已地上前大喊著她的名字,擁抱住她,將她環抱起興奮地轉圈,恨不得頭腦發熱的狂烈地親吻她,恨不得一下就撲倒她,將綿軟的她壓在自己身下,撕扯掉她的裙子,狠狠地要了她……

然而,他還是收斂住對{玩家名字}這熾熱的目光,埋頭繼續下午餐。

這時,DS的研發部長多莉博士打斷了他的用餐,走進辦公室,用流利的外文提醒狄朗說:「下午三點新奶源的研發日程……」

還沒等她說完,狄朗就打斷了她,回應說:「所有的日程全部取消。」

多莉博士吃驚地注視著他。

「狄朗,你知道如果研發擱置,那麼新的奶源……」

這時,吞下最後一塊羊排的狄朗一下甩開刀叉,它和餐盤撞擊發出了清脆尖銳的聲響,他吼道:「我說全部取消!」

多莉博士震驚地用余光瞥了眼端坐在沙發上的{玩家名字},知趣地離開了。

而此刻,{玩家名字}也震驚不已。

在她的記憶中,他還是那個連中文都結結巴巴,磕磕碰碰說不好的狼孩,今天她竟然親耳聽到他用流利的外文應答如流。

即使只有短暫的片刻,狄朗卻深知公司的人們都察覺到了,他對{玩家名字}的迷戀和愛意,是前所未有,獨一無二的。

刹那間,這頭在商戰中兇悍的野狼莫名感到慌亂而害羞,他總在壓抑逃避對{玩家名字}的感情,而此刻他多又想鼓足勇氣坦誠說出一切。

於是,他拿起手邊的這杯清水一飲而盡,好似如灌酒般壯膽。

{玩家名字}看著他仰起頭,咕嚕咕嚕地大口灌水,喉結滾動。

「你不喝羊奶了嗎?以前你每餐都喝。」她吃驚地問道。

他揚起嘴角笑了起來,為她能注意到他和過去不一樣的細節,而略感滿足。

「人們都好奇經營DS乳業的我,爲什麽自己卻連一口羊奶都不喝。董事會投反對票,說我不適合CEO位置的唯一理由就是我有羊乳過敏癥。」他自嘲道,「{玩家名字},從我被趕出牧場那天起,我就再也沒有喝過羊奶。」

「狄朗,雖然我不知道爲什麽你會突然過敏,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任何人趕走你。」她趕忙辯駁道,「爸媽對你視如己出,我們也情同手足,牧場永遠都是你的家。」

「可你們還是把我送走了。」苦楚在他的心頭蔓延。

她無奈地歎了口氣,安慰他說:「你知道我們別無選擇,你屬於狄家,是誰也無法改變的事實。況且,你能回到生父身邊,又能過上無法想像的富裕生活,我們又有什麼理由強求你留下呢?」{玩家名字}難過地反問道。

聽到這裡,狄朗站起身,走到了{玩家名字}面前,他蹲下身,雙手抓住了她的冰涼的小手。

過去的回憶一下好似一下衝破了他心底的那道尚未癒合的傷口,涌遍全身。

「我明白這都一切是在懲罰我咬傷你,所以才把我趕出家門,對嗎?」他垂下頭,內疚地說道,「我很抱歉,{玩家名字},非常抱歉。」

此刻,他的臉漲得通紅。

寄宿在{玩家名字}家后,他們曾相依為伴,一同成長。

當{玩家名字}漸漸擺脫稚嫩,原本平坦的胸脯慢慢臌脹時。那天,他們在林中遇襲后,狼孩阿朗就看到她那對豐滿飽滿的乳房,如新鮮的羊脂般雪白粉嫩,不斷劇烈臌脹。

他即刻聯想到了曾經救助并撫育自己長大的母狼,這種強烈的「印刻」情結,讓他瞬間撲上去,扯開了她的衣襟,讓她一絲不掛,他的大掌罩住了她那如羊脂般柔嫩膩滑的乳房,滾燙的嘴唇含住了她的乳兒,伸出濕熱的舌頭舔舐她的頂點,而後用牙齒咬這瞬間變得堅挺紅潤的殷虹頂峰……

害得昏迷后甦醒的{玩家名字}驚恐地吸氣,隨之羞窘得嚎啕大哭。

也正是從那件事開始,這頭一無所知的狼孩還沒搞清楚人類的隱私和羞恥心,就被{玩家名字}貼上了「色狼」的標籤,她極度恐懼又戒備他,甚至都沒有再和他說過話。

也就在不久后,親生父親DS的老總裁就找回了他。

而狄朗始終難過,她沒有挽留他,沒有不捨他,完全是因為她想要逃避他,因為狄朗成了她心中無恥下流的「色狼」。

狄朗抬起眼瞼,注視著面前的{玩家名字},他不喜歡她戒備的眼神,只把他看做「色狼」讓他倍受傷害。

「對不起,{玩家名字},」他遺憾地說道,「我并不是故意要欺負你的,我只是……」他一直想要解釋,卻更加語無倫次,「那時候,我還不太了解……」

此刻,{玩家名字}將衣襟捂緊,似乎是不想讓狄朗窺探到似的,羞紅著臉。

這時候,她再度感到自己的胸部臌脹起來,灼熱膨脹得近乎要撐破胸衣,乳頭也變得堅硬,稍微挪動下身體,都會感到摩擦的瘙癢微痛。

即使{玩家名字}雙臂環胸,觀察入微的狄朗也敏銳地察覺到了發生在{玩家名字}胸部的細微變化。

她變得更加迷人了,當她將髮絲別到耳後時的輕微呼吸時,那渾圓的胸部都隨之輕微震顫,他甚至能捕捉到這隻羔羊的柔軟嬌喘,那是只屬於她的誘人氣息。

而他確定無疑地發覺了,那件輕薄罩衫隱約襯出的她的胸部,變得更加圓潤豐滿,小巧而圓鼓鼓的,情不自禁地再度勾起了這隻野狼的慾望。

他多想透過這層層衣料,查看她嫩乳上被他咬傷的傷口。

「{玩家名字},傷口還疼嗎?」他關切地問道。

她微微皺緊了眉頭,眼中湧出了淚水,無法向他說明在她的雙乳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不可思議的怪事。

{玩家名字}垂下頭,迴避著他犀利的眼神,而時隔多年,敏銳的狄朗還是一下察覺到了。

「被我咬傷的乳尖,讓我看下。」於是,他直白地命令她。

{玩家名字}又羞又惱地怒目瞪著他,提出這樣過分要求的他儼然如同一隻「色狼」。

「你一定有什麽狀況瞞着我,一定又在逞強什麽都不告訴我,{玩家名字},我太瞭解你了。」他焦慮地問道,「快告訴我,被我咬傷的地方到底怎麼了?」

他按住她的雙肩,直勾勾地注視著她和那對豐滿的酥胸,伸手觸摸…

狄朗雙手各罩住她左右兩側的棉乳,隔著衣料和胸衣揉捏著,將她死死地按壓住,動彈不得。

他掌心的力道也漸漸加重。{玩家名字}倒吸了一口涼氣,試圖要推開他,「放開我,阿朗。」

{玩家名字}懇求他說:「放開我。今天我過來是來求你不要收購我家的小牧場,看在爸媽收養過你,看在你曾經也在那裡生活過的份上,我懇求你不要收購。」

只要他一觸及那雙溫柔的眸子,閃耀著光芒的她,就一下暖融他的心。

看著{玩家名字}的小臉微微皺眉,被捏住乳兒的她又羞又痛,他微微地放緩了手心的力道,輕柔地說道:

「{玩家名字},你知道你從來都不必懇求我,因為我從來都沒法拒絕你,我從來都沒法對你說不。可你一直都不願來見我,所以我才說收購。我這麼煞費苦心,你難道還不明白我的用意嗎?因為我只能用這樣的方式逼你來見我。你可知道我想你想得快要發瘋了?」他難受地懇求道,「求你了,{玩家名字},別再用看色狼的眼神警惕我,你知道我担心你担心得快要发疯了……」他呢喃道。

「阿朗,求你放開我。」時隔八年重逢,一見面卻又被他這樣按壓雙乳欺負,{玩家名字}委屈地淌出了淚水。

狄朗親吻著她的眼睛,用嘴唇吸乾她的淚珠,溫柔地說道:「我不要像頭色狼那樣強迫你。那麼{玩家名字},請你自己脫掉胸衣,讓我確認下你乳房上的傷口。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如果你有什麽三長兩短,如果你的身體也發生變異,叫我怎麼辦?」他憂慮地質問道,「{玩家名字},你知道我有多內疚……」

那個曾經勇敢地救助過他的{玩家名字},耐心幫狼孩的他適應人類生活的{玩家名字},給予他尊重理解,體貼關愛和所有一切的{玩家名字},被他咬傷的{玩家名字}……

我溫柔的羔羊,他心頭默念著,伸出手輕撫著她的酥胸,用濕熱的嘴唇貼住了她的。

「狄朗,放開我吧。你知道我們原本是不被允許見面的。」她的眼神中流露著強烈的忐忑不安,「今天我是違背約定,偷偷來見你的……」

「偷偷見面?」他可笑地重複道,「這個世上我最珍愛的女人,我居然要她偷偷摸摸來見我?{玩家名字},難道我們倆是什麽見不得人的關係,以至於要避人耳目才能見面嗎?誰說我們不能正大光明地相愛結婚呢?我們到底不被誰允許了?是狄老頭嗎?」

她沒有回答,默認了。

他用手掌的虎口托起了她沉甸甸的胸脯,又開始用力愛撫。

狄朗狂妄地吼道:「狄老頭說不准你和我見面,通電話,社交帳號全都屏蔽,他說不准,所以呢?所以,這些年你就這樣逃避我,拒絕我?{玩家名字},現在早已不是狄老頭的時代了。你要知道今天在狄家,誰擁有狄氏最多股權,是最大股東,誰就最有話語權。而我竭盡全力,爭取到了這一切全都是為了你。所以現在,你無需再畏懼任何人,顧慮任何事,沒有什麽再能阻撓我們相愛,明白嗎?」

狄朗意識到過去深藏的愛戀和擔憂在和她重逢的這一刻,無法遏制地爆發了。

此刻,狄朗的瞳孔變成了深綠色,渾身滾燙,粗壯臂膀上的汗毛也豎起來,如同一頭野狼般。

「{玩家名字},告訴我,我咬傷你后,你有沒有任何異樣?」

她失神落魄地凝視著他。

「你快脫下胸衣,讓我仔細看看,你被我咬到的乳尖,現在到底怎樣了?」

獨狼的熱血在他的體內沸騰,心急如焚的他焦慮至極。{玩家名字}被阿朗這過分又叫人羞窘的要求嚇壞,驚恐地站起身,想要逃離。

狄朗卻一把將她拽回身,她沒站穩,一個趔趄撞入了狄朗懷裡,他將{玩家名字}緊緊摟在了懷中。

他毫不費力地攬過了她的腰肢,分開了她的雙腿,於是她就被迫跨坐在了狄朗身上。

9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