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茨坦~蒼穹繁星,我心唯妳(限)

科技遠超地球的拜克星男人茨坦無可救藥愛上地球女孩{玩家名字},作為拜克-地球混血兒的茨坦,擁有拜克人的強大力量和極高智商,信仰嚴謹的邏輯,去除情感。而{玩家名字}喚醒了他所壓抑的作為地球人的深層情感和情慾……帶她坐曲速引擎太空船超光速旅行,去β貝塔象限送以她名字命名的恆星,用複制機複制她所愛的美食時裝,用4D列印機為她列印花園房屋居住,用光波傳送系統發送他自己,隨叫隨到保護她的安全。

然而正值「勃哈」發情期的他受繁殖本能驅動而必須與她發生性關系,否則將死亡。可兩人的生殖系統尺寸懸殊,相差巨大。地球女孩{玩家名字}无法承受巨碩的他,{玩家名字}心疼他。可害怕傷到她的茨坦只得利用全息模擬系統模擬出{玩家名字}實體虛擬交配,紓解欲望。然而,他們終会通過彼此親密的探索理解,陷入刻骨銘心的深愛中……

你於宇宙只是一顆星,你於我卻是整個宇宙⋯⋯

茨坦日誌Zeetan’s Log 拜克星曆 Baek Date 65732.1

熾熱的烈日照耀著地球,朝陽從地平線上輻射出耀眼奪目的光芒,這刺眼亮光透過郊區星象館巨大的落地窗,照射在他的床榻上。

比人類更加高大強壯的軀幹,身體因無法儲存脂肪而更為健碩。

他通體淺棕色膚色,隨緯度變化而略有差異,沒有汗腺的皮膚通過血液循環和真皮組織散熱。

此刻,熟睡的他正沉重地呼吸著。

由於他的血液裏含銅,因而這種含銅的綠色血液能讓他的呼吸效率極高,即使含氧量低的極端環境也能生存。

他是茨坦,來自拜克星。

雖然近似人形,卻更像是完美版的人類。

他如此俊朗迷人,魁梧強大,是沒有理由不讓人著迷的物種。

「戴斯……戴斯……」

這時,從廊道盡頭的臥房裏再度傳來陣陣呢喃。

是她呼喚著他的名字。

於是,茨坦豎起那對耳垂肥厚的耳朵,三層耳膜共同作用,讓他能監聽到不同音頻和波段的聲音。

他再度聽到了她的輕喚,猛地彈開了雙眼,夢囈中的她卻始終在叫喚另一個男人的名字,而不是他。

他直起身,從床上坐起。

那溫柔的呼喚連綿不斷,忽而在他平靜的心間泛起漣漪,久久不能平靜。

當他像往常那樣,倚靠在她臥房門口,注視著她的睡顏時,他失神地凝望著抱住戴斯枕頭在夢鄉熟睡的她。

「{玩家名字}……」他俯下身,輕輕地在她的額上印上一吻,而後,落寞地轉身,踏入了浴室沖淋。

盥洗臺上還放著戴斯留下的智能牙刷,鏡面熒幕上還留著他消失前留下的體能數據。

儘管戴斯離開了,可他從未在她心間離開過。

所以,來自拜克星的他,對地球人而言,始終是外星人。

而對{玩家名字}而言,始終是外人。

這個事實再度激怒著他,當蓮蓬湧出的熱水從頭到腳沖刷著他那擁有完美兩側對稱性的身體時,他渾身燥熱。

拜克星人信仰嚴謹邏輯和絕對理性,去除情感幹擾。

然而,對茨坦而言,父親是拜克人,而母親是地球人,通過人工受精方式懷孕分娩的茨坦是個外星混血兒。

這意味著他兼具了拜克人的理性和地球人的感性。

因而當他來到地球,遇到了{玩家名字},她的熱情溫柔,多愁善感和情感豐富,竟然深深打動著他,把茨坦完全壓抑的感情全都釋放了出來。

他瘋狂地愛上了{玩家名字}。

這不合邏輯,他自嘲道。

此時此刻,他感到渾身滾燙,似乎恨不得立刻像在遠古時代的拜克星那樣,和那個叫戴斯的男人來場生死決鬥,來贏得他的配偶。

茨坦多想和他較量,他確信自己勝券在握。

因為拜克星的重力高於地球,大氣層比地球稀薄,因而在類地環境中,拜克人比地球人擁有更大的力量,並且能承受更大的輻射。

然而,縱使擊敗了戴斯,{玩家名字}就會愛上他嗎?

這個想法讓他渾身熱血沸騰,而此刻茨坦垂下頭,驚覺自己下身膨脹。

他綠色的巨碩正勃起,他正受本能驅使,即將經歷拜克人特殊的時期。

他擦乾身體,踏出浴室,換上了衣櫃裏戴斯遺留的衣物。

命運的安排如此神奇,他們彼此的位置被置換了。

如今,地球人戴斯正在茨坦星上的拜克的家中,而茨坦卻呆在了地球上戴斯的家裏,愛上了戴斯的女人,並且取代了戴斯,陰錯陽差地成為了這個女人{玩家名字}的丈夫。

現在,茨坦正為她做早餐。

他像往常一樣,將食物複製機放到一邊,下樓來到廚房親自做早餐。

因為{玩家名字}曾抱怨過他那來自拜克先進文明的食物複製機。

「用這臺冷漠的機器複製出的食物,是復讀機裏重複的甜言蜜語,枯燥乏味,是流水線批量生產的虛情假意,毫無誠意,虛偽廉價。」

所以,他願意像{玩家名字}那樣親手做料理,就用這臺曲速前文明的地球人所使用的老舊的電磁爐。

而後,他捧著略有燒糊的薄煎餅餐盤上樓,來到她的臥室。

{玩家名字}已經醒來,她正站在窗前,撩起窗簾,出神地凝望著如今塞滿了航空器零件的花園。

七年前戴斯就是在這裡搭乘了飛碟,殘忍地離她而去。

茨坦將早餐送到她面前,她這才回過神來。

轉過頭,她又看到了茨坦星人的他烏黑的標誌性的宇宙漩渦流般的卷髮,還有他那對耳垂肉質肥厚,仿若矽基生物的大耳朵。

她再度對他報以溫暖的微笑時,茨坦調皮地試圖用雙手再度拼成古怪的心形向她示愛,因為拜克人的大拇骨關節天生都是彎曲的,因而他的心形手勢看上去總像是在比劃一個屁股,常常把{玩家名字}逗得咯咯直笑。於是,她的笑聲也瞬間讓他感到渾身的每個細胞都釋放著令人興奮的多巴胺。

{玩家名字}的一舉一動,一眸一笑,都牽動著他的每根神經。

此刻,她感激地接過餐盤,正吃著早餐,可淚水就不爭氣地滑過她的臉頰,滴落在餐盤裏。

「告訴我,你為什麼哭泣?」茨坦俯下身,坐在她的身邊,垂下頭,貼著她額頭溫柔地問道。

「到今天為止,戴斯竟然已經離開整整七年了。」{玩家名字}抽泣著,「你知道在地球,七年意味著什麼嗎?」

「七年之癢。」茨坦答道,「或許你該對他厭倦乏味了。」

{玩家名字}仰起頭,看著他,撲閃著星眸。

茨坦追問道:「那你知道在拜克,七年意味著什麼嗎?」

「勃哈。」她平靜地回答,揣摩著他此時不同尋常的詭異神情。

他點點頭,承認了。

{玩家名字}吃驚地補充道:「可你說過拜克人一旦勃哈,就必須與異性發生性關系,否則就會在一個月之內精神錯亂,甚至死亡。」

「確實如此。」

他深邃的雙眸直視著她。

炎熱乾燥的拜克星給予茨坦的雙眼演化出第二層眼皮來保護視網膜,內眼瞼讓他保護眼睛不進沙子,保持眼球濕潤,並直視強光。

可此刻,{玩家名字}卻是他生命中一道最強最亮的光芒。

「{玩家名字},我想要你。」他的大掌扣住了她的肩膀,堅定地說道,「我的身體渴望著你,每時每刻,我都想要你。」

她的呼吸急促,恐懼地向後退縮,卻故作鎮定地輕描淡寫說道:「茨坦,你可知道你在違反星際聯邦最高指導原則。」

她試圖輕巧地躲避他。

「根據最高指導原則,發達文明對曲速前文明不得幹涉,也就是說拜克人的你對地球人的我,不可強迫,不可幹涉。」

「那我就打破規則。」茨坦反駁道:「{玩家名字},我想向你強調的是,現在我們倆才是註冊的合法夫妻,是整個國家,整顆地球,整個太陽系,銀河系,以至於整個宇宙都沒有任何理由質疑的關係。我和你,我們倆,天經地義,理所當然!」

她一下甩開了餐盤,推開了茨坦。

「你忘了我們結婚不過是為了掩護你是拜克人的外星身份,我一直都等著你修好飛船,重返拜克把戴斯帶回來。你明明知道我和我未婚夫戴斯從小青梅竹馬,而他還在拜克星——」

他一下打斷她說:「可戴斯在你們婚禮那天,就眼睜睜地丟下你,逃婚去了拜克星!」

{玩家名字}抽泣著應道:「所以他永遠欠我一個理由!我要見到他,親口問他到底為什麼要那麼做!」

他拉過了{玩家名字}的手,承諾說:「等我的飛船曲速引擎修復,我一定會把戴斯帶回來。」他頓了頓,「可是{玩家名字},你要知道,如果你不和我發生關係的話,我就會因此而死,那樣也就沒人會駕駛曲速引擎把戴斯帶回了。」

{玩家名字}突然無言以對。

她遲疑著,忽然反駁他說:「可是,茨坦,你在拜克也早有父母選擇的配偶,進行了心靈融合儀式。她難道不也是你無法割捨,始終牽掛的人嗎?」

「你是說和我婚配的Z'moi?老實說,她從來都介意我的拜克-地球混血出生,她只想要純正血統的拜克人。因為她明確拒絕過我,反對安排配偶,所以根據拜克星規則,她必定會提出解除婚約,也就是她有權選擇另一男人來為她挑戰預定的男性配偶,要求我和她選擇的男人決鬥,我隨時等待應戰。」

{玩家名字}聽得脊背發涼,而茨坦只感到渾身滾燙,勃哈正折磨著他。

她難受得止不住淚流滿面,踡縮成一團。

「{玩家名字},是我嚇到你了嗎?」茨坦內疚地張開手臂,擁住了她,輕怕著她的後背,「我知道你絕對可以拿出10的25次方個理由,來逃避我,來躲開我,我從來都不會責怪你。我知道他傷你傷得太深,就算十萬光年也不夠說完他的惡行。我懂你,我知道你很害怕,害怕再次被傷害,對不對?」

{玩家名字}沒有回答,默認了。

他繼續道:「可是,當你沉浸在過去的震驚和傷痛中無法自拔時,你有沒有發現現在你並不是孤獨一人,我始終都在這裡守護著你。就像我在修理我的飛船一樣,也請你給我機會,讓我修補你受傷的心,好不好?」

在她暗黑無界的心間有如彗星劃過,閃耀著奪目光芒。

「{玩家名字},我絲毫沒有強迫你的意思,我只是渴望取代他,成為守護你的那個人。我只是渴望你能接納我,讓我試著設法讓你忘記他,讓我彌補他留給你的創傷。我只是想回報你的救命之恩,感激你的善良和勇氣,讓我傾盡所能給你呵護和寵愛,給你安寧和幸福,你是否願意試著相信我?試著接受我?」

他親吻著她的額頭,溫柔地抱住了她……

*

鬥轉星移,命運無常。

{玩家名字}仿佛覺得七年前那段星光璀璨的日子,好似恍如隔日,記憶猶新。

自幼研習占星術的她曾是最受推崇的占星師之一,她擅長利用對方的出生時間和地點繪製獨家星盤,並親自觀測,根據太陽系內的天體運動,精準解析并預測未來。

那時的戴斯還是她忠實的童年夥伴,她觀星的事業搭檔,也是她信賴的親密戀人。

雖然這個沉迷拜克星的戴斯始終沒有一份正式的工作,甚至連落腳之地都沒有。

那晚,戴斯落魄地拖著巨大的行李箱站在她的大宅門口問道:「嗨,你的星球能否讓我借宿一晚?」

{玩家名字}留宿了他。

在她年幼時,與父母在家中的火爐燒炭取暖時,意外一氧化碳中毒。幸虧小小玩伴戴斯來找她玩,發現并救出了奄奄一息的{玩家名字},但是她爸媽過世了,讓她成了孤兒。

戴斯救了她的命,并在這幢空蕩的大宅裏陪伴著她熬過絕望的漫長黑夜。

她驚恐孤單時,她需要他,如今她富足愜意時,她又怎能拒絕他?

然而此後,他從寄居「一晚」變成了「一直」。

癡迷拜克星研究的他,將偌大的房子漸漸塞滿了和拜克星研究相關的各種儀器,模型和書籍。

他沒日沒夜地鑽研拜克星,並總向{玩家名字}承諾:「我終究會向世人證實拜克星的存在。到時我的研究會讓地球也引進來自拜克的曲速引擎,複製機,傳送機和一切……」

戴斯向她談論起拜克星時,總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可宇宙裏有沒有拜克星還是未知。」

「不,{玩家名字}。我遇到了一個女人,她曾和拜克星的男人結婚生子,她叫朱莉……」戴斯說道。

「你是說那個常年在附近的精神病院裡療養的中年女子?」

「是的,人們都覺得她只是個成天擺弄膠囊盒和藥片罐頭的瘋子。」戴斯說道,「但是沒人知道她在獨自玩西洋棋,她把膠囊和藥片分別當做國王和戰車——」

{玩家名字}眉頭微皺,困惑得望著他。

「我是說她在玩三維西洋棋。」

{玩家名字}覺得他難以理解,變得暴躁易怒。

因為戴斯他那偉大崇高的,影響全人類,改變全世界的天文研究卻始終沒有任何突破性的進展。他依然寄人籬下,白吃白喝,依附女友,飽受質疑和蔑視。

眼看著女友{玩家名字},每天都門庭若市,前來求她占星的人絡繹不絕。可他心底對{玩家名字}那套精準的戀愛占星學嗤之以鼻,對她那預測著世俗的愛恨情仇,悲歡離合的星盤解讀根本不屑一顧。

因為,他的內心深處,如此嫉妒自己的伴侶{玩家名字}。

{玩家名字}獲得了成功和肯定,如同夜空耀眼的星辰般璀璨,而他卻淪陷在失敗和絕望中,如同彗星的尾巴,淪為了宇宙間渺小的塵埃。

兩人間的巨大懸殊漸漸成為了彼此的隔閡,{玩家名字}在星盤中也預見了戴斯不久後即將離別,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深重恐懼。

在外人看來,戴斯絕對稱不上是值得留戀的伴侶,他自負又自私,狂妄又不切實際,慵懶而且毫無責任心。

然而,{玩家名字}卻告訴他:「你對我而言,是現在我在這個星球上唯一的親人。」

她無法接受在幼年失去雙親後,現在再失去戴斯。

她對離別有種難以言喻的巨大恐懼,即使戴斯一無是處,她也願意把他留在身邊,只要彼此不分開就好。

所以,{玩家名字}主動提出了結婚,她以為用婚姻就能阻止命運的離別。

面對她的求婚,他平靜地答應了。

戴斯用那不痛不癢,不冷不熱的平淡語調答了聲:「結就結吧。」

可忙碌的他根本沒有時間陪伴未婚妻{玩家名字}挑選婚紗,籌備婚禮。他反倒花費時間和精神病人朱莉相伴,從她口中了解一手的拜克人資訊,只因朱莉說自己是拜克男人的地球妻子。

星盤已經揭示了不久後必然的分別,然而{玩家名字}仍然心存最後一絲僥倖,想要用婚姻留下戴斯。

婚禮即將開始,她越發忐忑不安,心慌意亂。

當一道強烈刺眼的亮光照射進落地窗時,她吃驚地朝著窗外望去。

一艘小型的銀灰色金屬飛碟竟然緩緩從天而降,落在了他們的院子裏。

於是,她的新郎沒有帶著她坐竟婚車,而是獨自踏上了這艘來路不明的宇宙飛船。

戴斯衝著她揮手道別,內疚地喊道:「對不起!{玩家名字}!我會回來的!」

飛碟的起落架收起,飛速升空,消失在天機,徒留下{玩家名字},飄逸著白色婚紗,落寞地杵在原地。

他逃婚了,消失了,被外星人綁架了。

人們暗地嘲笑說{玩家名字}瘋了,被新郎罷婚拋棄後,她就精神失常,竟然編出「戴斯被飛碟帶走去了外星」這樣荒謬的說法。

而那天同樣消失的還有那個關在瘋人院裏個性孤僻,舉止神秘的中年女人朱莉,此前戴斯和她交往甚密。

流言蜚語四起,人們猜測說新郎必定是拋下新娘,和瘋人院那個瘋婆子老情婦朱莉私奔了。

隨著戴斯的離去,{玩家名字}原本紅火的占星事業也脫離了順遂的運行軌道,一落千丈。

試問一個連自己的婚戀命運都無法掌控的占星師又如何能幫助他人改變命運。

人們開始輕視她,質疑她,或許偶爾可憐她,同情她。

再也沒有了曾經眾星拱月般的人氣,如今她的門庭冷落,前來占星者寥寥無幾。

此後,她和戴斯徹底失去了聯繫,甚至連他的星盤都無法解讀。

戴斯的不告而別,突然離去成了一顆重磅的隕石,擊碎她的生活,她的一切。

她終日精神渙散,萎靡不振,常常從戴斯被飛碟帶走的噩夢中驚醒。

這顆孤寂的星球上現在只剩下她獨自一人,而她篤信戴斯所去的星球不是別處,正是拜克,對她所做的一切或許都早有預謀。

此後的日子,她開始利用戴斯遺留的所有器材和書籍,了解他所瘋狂著迷的那顆星球拜克星。

她想知道那顆未知的星球上到底有什麼讓人如此走火入魔,以至於一個人要拋棄地球的安寧生活,去另一顆星球探險。

在無數個披星戴月的深夜,她深入地了解著拜克的地理,種族,科技和文化,諷刺的是她竟然也開始為此深深著迷。

不同於地球人出生後咿呀學語時,總會最先習得「爸爸媽媽」這樣的簡易發音, 拜克星的嬰兒最先會發出的音節卻是複雜的「voo」和「zoo」音韻,因而拜克人問候「你好」時,就讀作「VooZoo」,這點已被地球上的語言學家所證實。

而和人類寒暄時會揮手的禮節相似,拜克人打招呼時也會舉手,只不過會四指併攏,天生彎曲的大拇指則緊貼食指,揚起手不動即可。

{玩家名字}如饑似渴地探尋著關於拜克星的一切……

在這個寂寥的淩晨,她讀罷了拜克的曲速引擎,困倦地伏在星盤上小憩。

她半瞇著眼,凝視著自己的星盤默默解讀著,而後猛得坐起了身。

「火光之災,大難將至。」她低聲呢喃著。

就在這時,只聽那轟隆隆的巨響迅速地由遠及近,越來越重,響徹天際,震耳欲聾。

{玩家名字}收起了星盤,飛奔下樓,撞開門,衝向了大宅外的院子。

她仰起頭一看,一艘小型的銀灰色飛碟正從天而降,極速靠近她的房子。

而後,那飛碟失控地撞上了屋頂,飛碟的外緣如同一把鋒利無比的切割刀,旋轉著將裝飾著星星霓虹燈的外墻整面都橫剖削掉了。

房子受到劇烈衝撞,坍塌著火了。

她頓時腦中一片空白,如今就連她最後的安身之處也被毀於一旦,消失殆盡。

現在一無所有的{玩家名字}反而不知恐懼,徑直衝向了那艘奪走她家園的飛碟。

飛碟外殼破損嚴重,{玩家名字}走近,只見從艙門內被甩出來了一條高大身影,而後摔在了正她家的草坪上,正在熊熊大火的焰火前仰面橫躺。

{玩家名字}見有人受傷,趕忙跑去查看。

她跪下身,伏在了那傷者的身旁。

這男子的身材異常高大頎長,身著深藍色上衣和黑褲。

奇特的烏亮捲髮上和臉頰上都沾著汙跡和灰燼,那雙獨特的耳朵耳垂碩大。

她的心間劇烈地震顫著。

他來自拜克。

他微微睜開眼,面前的{玩家名字}就映入眼簾。

她俯下身,關切地詢問道:「你還好嗎?」

他蠕動嘴唇,呢喃道:「VooZoo」

而後他抬起手,四指並攏,大拇指彎曲著,向她進行拜克的舉手禮。

茨坦日誌Zeetan’s Log 拜克星曆 Baek Date 65842.2

此刻,在烈火中,{玩家名字}的家宅正愈燒愈烈,橘紅色的火焰不斷上竄,近乎染紅了這片夜空。

電光石火,家中的電器被點燃不斷發出心驚膽戰的爆炸聲,熊熊大火甚至將阻燃電線燒著,眼看馬上整棟房子就要爆炸了。

{玩家名字}驚恐地目睹火災慘狀,卻手足無措。

面前的拜克男子,攥緊拳頭,忍著劇痛起身。她撞見他身受重傷,背後裂開一道深重的創口。

拜克男子按下了內置在智能表中的傳送器,將飛碟上的凍結劑傳送出來,而後將它投向了即將引爆的烈火中。

銀灰色的凍結劑在火焰中劃出了一道冰冷的弧線,墜入了房中。

這陌生的拜克男人一下抱住了身旁的{玩家名字},猛得撲倒在地面,將自己的身軀嚴嚴實實,密不透風地包裹住了她。

{玩家名字}還沒回過神來,就被他摟抱在懷中,無力掙脫。

此刻,只聽見身後轟隆一聲巨響,那熾熱瞬間降溫。剛才還烈火炎炎,現在一股寒意卻滲透脊背。

{玩家名字}推開了護住她的拜克男人,她轉過身一看,吃驚地看到原本猛烈上湧的巨大火焰,此刻竟然全都在瞬間被凝固冰凍住了。

橙紅色的烈焰變凍結成了銀白色的冰晶,於是在這個陽春三月,{玩家名字}那如同火山岩漿噴發的大宅又在一剎那變成了一座龐大的冰雕。

氣溫驟降,她不禁打了個寒顫,就連她開口說話竟然都哈出了白色氣團。

「你到底對我的房子做了什麼?」她質問道,然而,身旁的拜克男子卻忍著劇痛,沒有回答。

{玩家名字}見他傷勢嚴重,就踏進冰窖般的宅子,渾身哆嗦著爬上了已經結成冰塊的扶梯。

室內猶如冰山洞穴,陣陣寒意襲來,她踩在冰冷的臥室地板上,如履薄冰。

{玩家名字}撬開了凍住的櫃子,取出了厚重的棉被和藥品繃帶,為他急救。

回到花園里,她俯下身,側過頭將耳朵貼在了他的腹部。她曾了解到拜克人的心臟位置不同於人類,心臟中樞處於腹部,與肺部相鄰。

她細心監測著他的心跳,心率達到了每分鐘245次左右,她慶幸這名拜克人並無生命危險,心率正常。

此刻,他正啟動強大的神經自我修複能力,自我療傷,因為拜克人能經受人類承受不了的傷害。

這時,警車的鳴笛聲呼嘯著由遠及近,上空盤旋著警用飛機,投射下刺眼光圈。

全副武裝的特種兵和警官跳下車,將她的房子包圍,並潛入她屋內查看,幾名警察舉著手槍緩緩向她靠近。

{玩家名字}舉起雙手,尷尬地對靠近她的警察們解釋說:「呃,我的男友一直承諾說要用最讓我驚喜的方式向我求婚……嗯……我以為他只是要把我的房子先變成火山,再變成冰窖,沒想到他還動員了這麼多警察。這麼大驚喜實在讓我倍受驚嚇!」

她誇張地胡編亂造藉口,於是警察放下槍,問道:「你的男友呢?」

「呃……」

她雙手不自然地十指相扣,神情慌亂地挪動步伐,想要阻擋警察的視線,以免他們發現那名拜克人。

可就在這時,那身形高大的拜克男子一下站起,和警察直面相對。

於是,兩人都被帶入了警局。

{玩家名字}極力掩護這名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友,口供漏洞百出,謊話連篇。

可那拜克人居然如實道出了自己身份茨坦,並精細解釋了飛碟引擎所遇到故障後導致的撞擊,{玩家名字}不解這個叫茨坦的拜克人竟然毫無隱瞞,全盤托出。

他平靜地解釋著翔實精準的數據,如聽天書的艱澀飛行理論和拜克科技。

警官終於不耐煩地譏諷道:「你以為自己戴上一頂捲毛假髮,再貼上一對塑膠耳垂耳朵,就以為自己真的成了外星人?」

之後,獲得保釋的茨坦被建議送去了精神病院,接受精神治療。

茨坦在病院阻止了一名精神科專家,那人要把患者疊高的藥品重新回復到整齊劃一,可茨坦指責說:「別把我們的棋盤打亂。」

這下,茨坦輕巧地挪動藥片瓶和膠囊盒,反敗為勝,將死了王。

{玩家名字}來病院接應他時,茨坦看上去情緒穩定,甚至有些興奮。

「因為你贏棋了?」{玩家名字}問他,「那個用藥片和膠囊做的三維西洋棋?」

「不止如此。」茨坦俯下身,在{玩家名字}耳畔微笑著說道,「那個和我下棋的病友曾經是和我的母親一起下棋的棋友 。」

「你的母親?」

他點點頭,答道:「是的,我的地球人母親。她說在地球的時光一直都被關在這裡,因為她聲稱自己的丈夫來自拜克星,並和這個拜克男人生了一個兒子。所以地球人認為她瘋了,在異想天開,胡言亂語,就像人們也以為我瘋了一樣。」

茨坦平靜地說道,「可拜克-地球混血的我,的確就在這裡,是她的孩子。」

能來到地球母親生前所住的病院,結識她生前的地球人病友,茨坦身體中人類的那一半再度被激發,他感到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玩家名字}一路開車沿著空曠的公路載他回去。

茨坦說道:「那位棋友告訴了我不少關於我母親的事,他一提起朱莉,就腎上腺素分泌過量。」

她不禁好奇地應道:「你的母親叫做朱莉?」

「你認識她?」

{玩家名字}搖頭道:「不,我那個逃婚的新郎戴斯熟識她。」

一時間關於戴斯的痛苦回憶再度湧入了她的心間。

「戴斯?」他重複著,問道:「你就是戴斯的新娘?」

「曾經是。」她冷漠地答道,加速了油門,「可現在已經不是了。」

茨坦點點頭,自然地說道:「因為現在你是我的未婚妻。」

{玩家名字}猛得踩下剎車,車子猛得急剎。

「茨坦,你說什麼?」

「你不是跟警察解釋說我在向你求婚嗎?」他挑高眉毛,兩隻耳朵微微擺動,「所以,我理所當然就是你的未婚夫了。」

「那不過是我想要掩護你的身份才胡說的藉口罷了!」

「{玩家名字},對我而言,那不是藉口。」他認真地說道,「我為你而來。」

「為我而來?」{玩家名字}大吃一驚,反駁道:「可我們從來都不認識,甚至都不在同一個星球居住!」

「聽我說,{玩家名字}。」茨坦解釋道,「我的拜克父親在得知地球母親始終被關在精神病院無法脫身時,難過不已。所以,父親就駕駛著飛船接走了母親,對我母親來說,那是她唯一逃脫地球牢籠的機會。

而為了感激在地球上給予她極大信任和幫助的拜克星迷戴斯,母親答應了戴斯的要求,也讓他登上飛碟離開了。」

茨坦撲閃著那雙深邃的明眸,「可那天不巧,正是戴斯和你舉行婚禮的日子。」

那時的情景如印刻在她腦海中一般,再度清晰浮現,{玩家名字}止不住淚流滿面。

「那麼,戴斯現在在哪裡呢?」

「我不清楚,可他一定是安全的。」

{玩家名字}輕歎了一口氣。

茨坦沉默了,他解釋說:「拜克星曆64344年,反叛的斯坦人製造了人工黑洞吞蝕掉了拜克星母星,當時我的母親沒有來得及傳送至艦船,也被黑洞吞噬了。

不過,戴斯和我的親友在一起,被安全傳送到了艦船,他很安全。只是沒有了母星,我們都四處離散。我們有芯片保存了拜克星過去所有的科技,文化和基因譜圖,但是我們尚未確定拜克星的未來,那就是到底去哪顆星球重新開始我們的文明?」

{玩家名字}困惑地注視著他,安慰他。

「我很遺憾,你和你們的星球遇到了這樣的劫難。」

「不,{玩家名字},所有的危機都包含著機會。」他說,「我相信你會是拜克星人的機遇。」

她更加迷茫不解了,「可我對拜克知之甚少。」

「但我卻了解你很多。」茨坦說著,打開了智能表內置的全息投影,一束光亮從他的錶盤中射出,立體逼真的實景宇宙模型籠罩在他們頭頂。兩人明明還在車內,卻又好像置身於浩瀚的宇宙蒼穹之下。

「{玩家名字},這是你製作的星盤,我從戴斯那裡得到的,他原本想要刪除清空掉。」茨坦說,「這是我所見過的唯一能出色解讀銀河系四個象限的星盤,你可知道你是一個多麼不可思議的占星師?你的天賦和才華,你的誠意和努力,你擁有巨大的占星潛能,我相信你能為拜克人占星,尋找到下一顆我們適宜移民居住的星球。」

{玩家名字}怔住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一位擁有遠超地球文明和曲速技術的拜克人竟然會拜託我這樣一顆渺小的地球生物去占星?」她苦笑著問道:「茨坦,如果我真有你所說的那麼好,為什麼戴斯還要離我而去?」

「或許不是他拋棄了你,而是他不配擁有你。」茨坦說道,「{玩家名字},不要沉溺在過去,不要因為他的離開而讓你陷入自我懷疑,自我貶低。{玩家名字},你該不斷發掘自己的潛能,利用你的占星能力,實現你的價值。相信我,你值得被珍惜,值得被愛。」他頓了頓,「事實上,我正愛著你,你知道嗎?」

他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她不知所措,無言以對。

就在這時,一陣喧囂熱鬧的聲響向他們湧來。

{玩家名字}將車駛向前方,發現電視臺記者們和數輛電視轉播車已經將她的冰雕房子圍堵得水洩不通,這幢暖春裏的冰窖成為了各家電視臺爭相報道的奇觀。

{玩家名字}眼看狀況失控,頭痛至極,小手搭在了額頭,仰面向後靠在了駕駛座上。

「茨坦,如果警察繼續調查,記者刨根究底,我們又沒法自圓其說,你的拜克人身份會讓你麻煩不斷。」

「我會設法偽造身份,」茨坦說道:「但我需要你和我結婚,不論是我出於私心,還是真心,我要你嫁給我。現在我們別無選擇,如果宇航局找上門來,你也會受到牽連,後患無窮。」

「你的意思是現在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了?」

他揚起眉毛,點頭淺淺一笑,「確切地說,是同一艘宇宙飛船上的人。」

於是,在這個暖意融融的春日,{玩家名字}重又穿上了當時的那件婚紗,與捲髮大耳垂的茨坦並肩站在了那幢冰窖大宅的奇觀前,舉行了公開而簡約的結婚儀式。

她在占星學院時的同學好友們都前來參加道賀,她們全都是年輕貌美的可愛姑娘們,可茨坦卻只關切地注視著{玩家名字}。

曾經,因為戴斯逃婚而倍受羞辱,痛苦至極的{玩家名字},如今好似又容光煥發,神采奕奕。

然而,身後陣陣寒意襲來,{玩家名字}渾身顫抖,心底湧動著不安。

這段和拜克人的婚姻是否有名無實,危機四伏?

她無暇顧及更多,兩人接受記者們長槍短炮似的密集採訪,各路媒體爭相報道這則「男子扮外星人求婚成功!」的新奇新聞。

刺眼的閃光燈頻頻閃射,讓{玩家名字}睜不開眼。

「你不覺得刺眼嗎?」她好奇地問道,「哦,我差點忘了拜克的太陽光比地球強很多,所以拜克人演化出第二層眼皮來保護視網膜,可以直視強光,而且視線更遠,能區分光譜下的更多顏色。」

「僅僅如此?」他俯下身,覆蓋住了她的嘴唇,親吻他的新娘,「我並不覺得它們刺眼,因為在這裡只有你才是最耀眼的光芒。」

他溫柔的話語如同初春的暖陽,讓她冰冷的心間融化,也讓身後的冰凍大宅融化了。

屋頂的冰霜開始溶解,化作冰水緩緩流下,如同一座開始融化的冰山,刺骨寒冷的冰水流淌,浸沒了人們的腳底,人流終於四散開來……

她沮喪地目睹著唯一的房子被毀於一旦,「茨坦,你能摧毀它,就能重建它,對嗎?」

茨坦揚起嘴角,微微一笑,帶著她踏入了飛碟內部。

儀器室的巨大熒幕上正監控著被冰凍的房子。這時,茨坦在全息投影的操控面板上,輕彈修長手指,選定了冰屋,按下了解凍。

只見偌大的冰窖被極速光束環繞,冰晶迅速溶解蒸發,徒留下殘破不堪的危房。

他進一步操作,毀壞的房屋就在片刻被迅速拆解,墻體,家具,家電日用品,被分解成了最小零件,按照金屬,塑料,布料等類別分類回收。

只在這灰飛煙滅間,原本的大宅就消失不見,變成了一片寂寥的空地。

而後,茨坦打開了新建築的全息投影,這時,面前這幢由八個立方體堆砌組合而成的奇怪建築讓{玩家名字}大吃一驚。

先是四個立方體垂直疊成一幢普通小高層,而在三樓的位置四面都凸起一個立方體,這八個立方體構成了一組獨特的十字架狀。

「茨坦,這是拜克風格的建築嗎?」

他沖著{玩家名字}眨了眨眼睛,「是超立方體。也就是說四維立方體在三維世界中展開后的模樣。」

{玩家名字}越發困惑了,這時,茨坦調用出了列印機。

讓她瞠目結舌的是,飛碟頂蓋被掀開,那臺巨大的4D列印機的螺旋長棒般的機頭就探出,茨坦按下了納米分子,鋼化玻璃和石墨烯等改良的生態材料,列印頭就開始了極速列印。

像是一層層地製作千層薄餅般,整幢新房以細密的橫剖面被迅速列印,層層疊加,僅僅數小時,一幢全新的超立方體大宅就初現雛形。

「現在4D列印機在列印水管和電路,」茨坦解釋道,「它們用記憶合金這種自動變形的材料製作,以後水管電路都可以隨時改變長度,直徑也可以收縮放大。」

而後,{玩家名字}在物聯網上選擇了喜愛的家具和家電,無需配送,直接選定用列印機列印即可。

這全新的方式給她難以言喻的巨大震撼,她簡直被茨坦未來派的生活方式徹底迷住了。

當她走出飛碟,踏入了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裏就重建好的新房,她情不自禁地發出了驚歎。

「茨坦,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她興奮地尖叫道,「你竟然列印出了一座超立方體形狀的星象館!」

「你喜歡嗎?」他用地球人慣用的語氣問道。

「我怎麼會不喜歡?」她摟過了茨坦,在他的臉頰上印上了一吻,「這是我夢寐以求的星象館!」

兩人一同牽手踏上了迴旋樓梯,周圍佈滿了各種觀星儀器,儼然如同奇妙的星象館。

當他們踏上了天頂,仰頭遙望,圓拱形的玻璃天頂上竟然是一整片浩瀚的夜空。

星羅密佈,璀璨奪目,這個瞬間讓她止不住心潮澎湃,熱淚盈眶。

這時,茨坦竟然掏出了兩根星空棒棒糖,晶瑩剔透的糖果晶體裏分別包裹著地球和拜克星,遞給了她。

她欣喜地接過了拜克星棒棒糖,含在嘴裡,甜而不膩,入口即化。

兩人相互依偎著,邊吃棒棒糖,邊數星星。

「茨坦,你說宇宙裏到底有多少顆恆星?」

「已知的星系大約有1250億個,而每個星系又有類似太陽的恆星幾百到幾億顆,粗略計算,宇宙中大概有七千萬千兆顆恆星。」

「所以,{玩家名字},我們在浩瀚的宇宙裏能相遇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奇跡。」他舔了口棒棒糖,說道,「而我對你的愛戀比宇宙裏所有的恆星數還要多,還要多……」

{玩家名字}淺淺一笑,用拜克人的方式回應道:「這不合邏輯。」

她凝視著茨坦那雙深邃而誠摯的淡棕色眸子,他迷人的雙瞳映滿了繁星。

{玩家名字}問道:「茨坦,你可一點都不像我所知道的拜克人,崇尚邏輯和理性,而且竭力去除情感。」

他回答說:「事實上,我之前接受了拜克修行,你知道那是我們拜克人除去所有情感,回歸純粹邏輯理性的終極訓練,但是我無法完成拜克修行。」

她抬起頭,兩人雙目交匯,彼此的心如同彗星撞擊般迸發出劇烈的火光。

「因為我時刻想念著你,因為我的情緒時刻被你所挑動。」他坦誠說道,「所以,我最後放棄了拜克修行。」

從小,混血兒的我就不斷在嚴肅的拜克邏輯教條和豐富的地球人類情感之間掙紮。

我嘗試調和這種矛盾,平衡理性和感性,這曾經深深地折磨著我。

小時候周圍的小朋友們常常取笑我,欺負我,說我不是真正的拜克人。

我總是對那些對我母親出言不遜,侮辱我母親的人大打出手。

你知道,擁有完全理性和發達科技的拜克人好像帶著一種天生的優越感,對落後文明而且感性的人類充滿鄙視。

而我因為是地球拜克混血兒,所以一直承受著拜克人的反人類歧視,我感到煎熬而痛苦。

直到我同父異母的哥哥蘇龐克,他是一個純正血統的拜克人,可他羨慕我的情感感知力,所以他極度抗拒並且拒絕接受拜克的純粹邏輯教條,他想擁有情感,所以最終被放逐到拜克社會之外,自殺身亡。

從那時起,我開始意識到這種絕對的理性訓練並非是睿智的覺醒,而是殘酷的苛求。」

茨坦敞開心扉,這段不為人知的過去打動著她。

她溫柔地擁抱住他,呢喃著:「茨坦,沒有誰能剝奪走你心中的情感,只要你用心聆聽,你的喜怒哀樂,一直都在。」

她說著,捧著他的臉,在茨坦的嘴唇上印上了一吻,他熱烈地回應著她的吻。

對整個宇宙而言,你只是微不足道,渺小而不知名的一顆星,可對我而言,你卻是我的整個宇宙。

30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