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錦心綉口第4冊 [普通級·王妃甜品系列·全糖高甜]

之後,王子殿下拉過了我,將我拽到了軍營後無人的角落里。剛才他為我說情,現在想必他是要問我解釋,指責我了。

「對不起……」 我支支吾吾,結結巴巴,緊張得不知所措。

當王子將我逼到了墻角,伸出胳膊抵在了墻頭,像是鐵籠般將我鎖在裡面時,我連大氣都不敢喘。

他俯下身來,一臉不悅。

「妳光顧著給他拿雞蛋,自己有沒有好好吃早飯?」

他暖心的問話讓我的心頭一驚。

「早飯的時候,我看妳吃得好少還只顧著跟旁邊人講話,妳就不能好好吃早飯,多吃點嗎?」

我一時說不上話來,王子越是這番寬容我,我就越是深感內疚。

「對不起…… 」

「如果覺得抱歉的話,以後就不要總忙著給我的侍衛帶雞蛋了,自己好好吃早飯,吃飽吃好,不要再讓我吃醋,好不好?」

不敢相信他竟然會對我這麼說,我怔怔地盯著他,隨後我將手掌上舉到右側眉梢的位置,輕呼著「遵命!」 用軍禮回應他。

他可沒有回我軍禮,伸出食指指腹輕推我的鼻頭,給我按了個「豬鼻子」做出調皮的應答。

這時候,聽到佳麗集合的哨聲,我趕忙催促王子鬆開臂膀,他竟然還拉住我的手不放,最後在急促的哨聲下,才不情願地放開了。

我心急地奔向了集合地,只聽到身後王子殿下的聲音。

「慢點,不要摔了!」

當我氣喘吁吁地跑向沈亞男教官時,其他的佳麗全都已經到齊集合了。

「袁恩地啊,妳真是不管做什麼事都拖拖拉拉,錯誤百出啊!」 教官再度嚴厲譴責了我,讓我的心裡很不好受。

當我歸隊後,沈教官向眾人宣佈:「我之前說過,違反軍訓要求,破壞軍訓規矩的都要挨我的打,軍規如山,絕無通融!袁恩地,現在給我出列!」

我倒吸一口涼氣,在眾目睽睽之下,戰戰兢兢地挪步出列。

「伸出手來!」她居高臨下地命令道。

那一刻,我既埋怨自己魯莽犯下的錯誤,又委屈為什麼只有我一人受罰,畢竟當時佳麗們幾乎都趴在了軍校生的背上,這似乎也不合軍規,為什麼只有我一人成為「替罪豬」 呢?

話說回來,的確正是我的過錯導致了掩蔽行動被徹底發現曝光,犯錯就要挨罰,我只好在皇家電視台的攝像機鏡頭前,羞愧地垂著頭,緩緩地伸出了掌心。

身後佳麗們悄聲議論我的聲響不絕於耳,「知道恩地為什麼偷拿雞蛋嗎?」 「窮人家的女兒最愛沾這種小便宜,有白拿的雞蛋多拿一個才不覺得吃虧。」 「不要這樣說她,畢竟她沒見過世面,吃早飯的時候不是一直說雞蛋好吃嘛,肯定是窮得連雞蛋都沒吃過,偷一個也情有可原。」

我多想伸手捂住我的耳朵,不想再聽到這些羞辱我的不堪入耳的話語,可是我的手正被教官拽住,結實的皮鞭正毫不留情地「啪啪啪」地抽在我的手心上。

我的牙縫間發出了「咝咝」的抽氣聲,本能地想要蜷起手指縮手逃避,可卻被她變本加厲地打得更加厲害。

「妳該不會以為王子護著妳,我就不敢打妳了吧?」 沈教官數落著我,毫不留情再度揮鞭。

我真想閉緊我的雙眼,再也不想看這備受屈辱的一幕,但是攝製組的鏡頭卻在緊盯著受罰的我,給了我難得的特寫。

果不其然,我因為揣熱雞蛋被打手心的片段在新一期的選妃節目中播出後,在國民中掀起了廣泛的討論。我從來沒有這樣被萬眾矚目過,這是我曾經掠過心間的一絲奢望——如果在眾多佳麗中,我也能脫穎而出,備受關注就好了。而現在,這個難以啟齒的野心以最令人難堪至極的方式實現了。

國民們果真全都注意到了我,雖然眾人關注的焦點只是我的失誤和笨拙。

我受罰的這期選妃節目我自己根本就不想看,不敢看。可是聽說節目組也採訪王子了殿下,詢問了他對此事的想法。我現在就捧著手機躲在了軍舍後面的角落里,一個人悄悄偷看節目回放。

可我掌心疼得一下就鬆開了手,手機都從手中掉落下來。我攤開手心,上面都是一道道暗紅的抽打印記,和我的掌紋凌亂地交錯。以至於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騰空手心,用手指像鋼爪那樣夾起手機,戴上耳機繼續看。

熒幕中的王子正在操練場上和其他軍校生一起搬運軍用物資,他放下了手中的箱子,直面鏡頭為我辯護說:「恩地是因為知道我沒吃早飯,擔心我,所以掩蔽訓練時才帶著熱雞蛋過來。作為參加軍訓的小兵,她的確違反了軍規,讓行動失敗。但是作為我的候選王妃,她正是因為喜歡我,關心我,在乎我,才特意帶熱雞蛋給我吃,我覺得情有可原,請大家不要再指責她……」

王子殿下的這番話讓我歉疚又難過。

此刻,我看到熒幕里站在王子身後的是他的皇家侍衛承勛哥,身著紅色制服的他身形模糊。我本以為是鏡頭失焦的緣故,卻發現是淚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謝謝你,王子殿下,為了不讓我難堪,你即使說謊也在為我辯護。

對不起,王子殿下,是我做得太差勁,還給承勛哥拿雞蛋,辜負了你的心意。

可是,對於沈教官,對於軍訓,對於因我而失敗的掩蔽行動,不要臉地說我真的沒有絲毫愧疚或反省之心。

因為我聽到了一些說法,說皇家電視台曾向國王和沈亞男教官請示「體罰候選王妃」的環節該指定哪位佳麗挨打拍攝,以製造話題,博取收視率。雖然眾佳麗均表現不佳,但若真的全體責打勢必會冒犯那些背景顯赫,勢力強大的貴族圈佳麗們,那將會給皇室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

而我無意間聽到皇家電視台工作人員的對話也讓我開始相信那些傳言果然是真的,更是心灰意冷,委屈氣憤。

工作人員說:「如果袁恩地是家族顯耀,身份尊貴的佳麗,即使這趟犯下一模一樣的錯誤,也不會受到責打。」 「誰說不是呢!原本沈亞男就想指定袁恩地挨罰,還在苦惱找不到藉口和理由呢,沒想到她自己先犯了錯,碰巧撞到槍口上,給他們體罰找到理由了。」

原來,這條體罰軍規只針對,只適用於我這樣沒錢沒勢,身份卑賤的底層佳麗,我總算是明白了。

想到這裡,我就不爭氣地低泣起來,我吸著鼻子,淚流滿面。

當我抬起手背,抹掉溢滿眼眶的淚水時,突然我的手腕就被那隻有力的大手扣住。

我揚起了臉龐,抬頭看到午後耀眼的日光映照著他高聳的身形。只見他呼吸急促,胸口起伏,額頭上還滲著細密的汗珠,看樣子是急匆匆的跑過來的模樣。

你怎麼了,王子殿下?

「恩地,她居然打妳?」 王子殿下攥住了我的手腕,展開我的掌心,仔細觀察我手心里的傷口。我趕忙蜷起手指,握住了拳頭,現在的我已經夠狼狽了,我不想讓他再看到我的難堪。

「我居然現在才知道,妳怎麼能不告訴我呢?」 王子眉頭緊鎖,熾熱的午後日光在他的眼眸中燃燒著憤怒的火球。

這下,他一把就托起了坐在草垛上的我,二話不說抓著我朝著指揮部的方向走去。

「不要去!不要去!」 我不想再惹人注目,惹是生非了。

可我未料到王子竟對這件事如此較真,他拉著我找到了沈亞男教官,此刻她正和副官討論接下來的軍訓計劃,見到王子過來,她從座椅上站起身來,沉著冷靜地直面氣勢洶洶地闊步踏過來的王子殿下。

她那眼神不屑地輕瞥我,滿臉鄙夷地在嘲諷只會跟在王子屁股後面的我。在她眼裡,人微言輕的我動不動就只會搬出尊貴的王子殿下示威抗議 。

此刻,王子殿下劈頭蓋臉地質問她。

「沈上將,妳明明知道這次軍訓,我完全否決體罰,強烈反對體罰,妳怎麼還能下手打恩地!妳怎麼敢打!」

像是早有預料般,沈教官不驚不慌地從容回應:「國有國法,軍有軍規,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我不過是按軍規行事,何錯之有?」

「妳簡直是大錯特錯!」王子頂真地責備她,「我請問沈上將,如果妳出手打的正好是我要娶的未來王妃怎麼辦?那妳可就是犯下了冒犯皇室成員的大錯!」

我的心頭猛地一驚,這番吹捧維護我的話此時此刻只讓我覺得無地自容,可笑至極。我趕忙雙手緊緊抓住了他的前臂,仰頭示意王子不要再多言。

沒想到沈亞男上將絲毫被沒有嚇唬到,她雙臂交錯在胸前,目光犀利地上下打量我,而後聳聳肩膀,發出了一聲皮笑肉不笑的輕笑,蔑視道:「袁恩地?就憑她?還未來王妃?」 聽她的口氣,權當笑話,「王子殿下,如果你非要覺得是我做錯了,那我就只好將錯就錯,一錯再錯了。」

「沈上將!妳要是再敢對恩地下手,我就真的會不留情面對妳出手!」

這下,被激怒的王子竟揚起手掌,近乎真的要和沈教官對打。我嚇壞了,趕忙抱住了他,含著淚哀求他就此收手,如果事情鬧大,我會被批得更加體無完膚。

王子殿下垂眸看著我,收回了揚起的手掌。之後,我們倆悻悻而歸,王子覺得沒能給我討個說法,甚是內疚。

「你已經為我做得夠多了,王子殿下,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雖然我常常不明白為什麼王子殿下要如此厚待我。」

他卻笑而不答。

此刻,他從藥箱里翻找出了藥膏,他讓我的手背貼在他的大掌上攤開,清亮的軟膏抹在了我傷痕累累的手心里,再被他一吹氣,我頓覺手心里涼颼颼的一陣微疼,而後他嫻熟地用繃帶把我的手掌包扎好。雙掌合起像是兩瓣蚌殼般把我的手包裹握在他的手心里。

他親吻著我的指尖,開口了。

「恩地,我很抱歉讓妳受傷,明天我就會讓沈亞男離開——」

還沒等他說完,我就立刻阻撓了他。

「不要這樣,千萬別這麼做!王子你也是軍人,千萬不要因為我意氣用事!沈教官的話其實句句在理,的確是我有錯在先。你要是真的把她趕走了,只會不得人心,威信全無。以後王子你還要在軍中領導軍隊,穩定軍心,你要讓大家信服你,擁護你,讓沈教官離開的輕率舉動你可千萬不要亂來!你的好意,你的庇護,恩地全都心領了。」

王子聽罷,直勾勾地盯著我,無奈又心疼地長長歎了一口氣。

「恩地,那我跟妳保證,以後我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妳,傷害妳,相信我好嗎?」

「謝謝你,王子殿下。」 我臉頰緋紅地輕喃道,不敢看他的眼睛。

隨後,他將我的繃帶小手的手心貼在了他的臉頰上,我感知得到他側臉的溫度。

他抓著我的手,扭過頭來,吻著我的手心。

這一刻,我只覺得手心的傷痛在頃刻間全都愈合了。

我受傷之後,我們暫停了戶外的軍事技能訓練,轉而開始了室內的軍事理論學習,王子之所以要求這樣的日程調動,全然是因為他希望我既能爭取到充分的時間讓手傷恢復,又不會落下軍訓以免再遭他人詬病。

於是,我們二十位佳麗和軍校生們在營地的大教室里,環坐在了戰地沙盤前,了解不同戰役的戰略戰術。

這回,沈亞男教官沒有直接開講,而是讓精通軍事理論的軍校生們先來講授戰術內容,分享不同的軍事觀點。原本對軍事課深感乏味無趣的佳麗們一個個像是迷藥褪去,突然清醒過來似的,全都坐直了身子,睜大了透亮眼眸,豎耳聽講。

那些費解的軍事術語,那些難懂的軍事戰役,大家明明完全聽不懂,看上去卻像個資深的軍事迷那樣竟全都聽得這般全神貫注,津津有味。

不論軍校生們將教鞭指向沙盤中的模擬戰壕還是指揮部,佳麗們的目光都始終盯在了他們身上。

原本沉悶的軍事課堂氣氛一下升騰著曖昧,誠如佳麗李秀美所言,坐在我身旁的她壓低聲音說:「妳不覺得現在我們像是在超人氣男團的粉絲見面會現場嗎?」

於是,在沈教官的眼皮底下,佳麗們看上去好似仍在邊聽講邊認真記筆記,可握住的圓珠筆分明就是應援他們的熒光棒,記錄著他們講話內容的筆記分明就是寫給他們的情書,我真的可以聽得到佳麗們在心底為他們興奮地吶喊尖叫。

即使現在已經換上沈教官上陣親自講授,佳麗們還走心分神,心不在焉,全部的心思還停留在軍校生們身上。

而我和她們並不同,原本在佳麗中毫不顯眼的我因為之前犯下的錯誤使得我在國民心中留下了負面印象,所以此刻我沒法再對軍訓掉以輕心,敷衍了事,必須要加倍努力學習,才有可能稍稍扭轉在眾人眼中的糟糕印象。

我也只好集中精神,用心聽講。

此刻,沈亞男教官正手持教鞭,從沙盤的平原指向了山地,她繼續道:「在腹背受敵的險境下,能想方設法佔據制高點掌控戰局是基本戰略……」

雖然我已經盡全力在記筆記,可愚鈍的我對沈教官的講解一知半解,常常跟不上。

「剛才沈教官說什麼來著?」 我偏過頭,朝向了坐在我身旁的王子殿下,壓低聲音問他,「她剛剛說什麼『戰略』?」

我等著他回答,然後立刻記下來。沒想到王子卻衝著我撲簌了幾下濃黑的睫毛,軍校唸書的他居然聳聳肩膀。

「我不知道。」

呃?是不是我沒講清楚問題呢?我心想著就提醒他說:「就是剛才沈教官說到佔據什麼的那個,我沒聽清楚。」

可王子殿下卻把我的問話當做了耳旁風,此刻的他正側過頭,胳膊肘撐著桌面,掌心托著下巴,目光透過教室的窗戶望向了窗外。

樹蔭下那個鮮紅色的制服背影格外醒目,那是他的皇家侍衛,也是我曾暗戀的承勛哥正駐守在教室外。

我邊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涂塗改改,邊緊握著筆,心急地再三追問。

「王子殿下,我在問你呢。你知道的吧?那個『佔據什麼的戰略』?」

這下,他終於收回了注視承勛哥身影的視線,回過頭來,卻依然對我搖搖頭。

「我真的不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呢?你不是在軍校里都學過嗎?」

「不,我從來都沒有學過。」他居然矢口否認,「我不知道我到底該用什麼戰略才能佔據妳的心,恩地。」

這一刻,只覺得時光凝固,我的心臟驟停。

我怔怔地凝視著面前的王子殿下,眸光交匯的那刻,我不知所措地轉移視線,望向別處,而窗外承勛哥依稀的身影就再度映入我的眼簾。

一時間,我進退維谷,無所適從。


————


軍訓理論課結束不久,王子和其他軍校生們因為課業繁忙都必須陸續返校了,我和佳麗們依依不捨與他們相擁道別。

沒有了軍校哥哥們的支援和庇護,在接下來的軍訓長跑項目開始後,眾多佳麗們就變得異常懈怠。

為期一周每日兩千米長跑特訓也是這次候選王妃軍訓的最後環節,大家都熱切期盼著這折磨人心的軍訓快點結束,自然就會不耐煩地敷衍應付。

首先缺席長跑特訓的是黃冠,連日來她聲稱因為軍訓的巨大心理壓力導致她罹患fibromyalgia,即纖維肌痛症。她的肩背和腿部出現了明顯疼痛反應,她出具了醫生診斷證明表示無法參加軍訓。在軍舍時,她甚至還以肌肉酸痛為由讓我幫她疊被子倒熱水,而後她話中有話地誇讚我說:「恩地妳做得很棒啊!不虧是傭人的女兒!」

昨日天氣陰冷,黃冠則報告說:「我會在氣候轉換時,患上SAD,seasonal disorder disease,也就是季節性情緒混亂症,因為日照不足和氣溫降低會使得我缺乏血清素,讓我感到心情低落抑鬱,無法參加軍訓。我需要接受私人醫生的全光譜人造光刺激產生血清素治療改善。」可我心想現在分明馬上就要到春暖花開的時節了啊。

無論如何,黃冠這個逃兵都順利逃脫了煉獄般的長跑訓練。那天,我見到黃冠將數張照片簽名之後遞給了副官,而副官就以批准的請假條作為回報。

還有費歐娜,她這個酒鬼因為在軍舍內喝紅酒被前來宿舍檢查的沈亞男教官和副官撞見,抓個正著。因為觸犯了禁酒令,她被帶走了。可不到十分鐘,她就又安然無恙地回來了。

後來,我路過指揮部時,看到沈教官正在和她的副官品嘗紅酒。那款酒我並不陌生,我媽媽在費家做幫傭這麼久,我幫費太太或費歐娜去大宅的地下酒窖取酒也不是一兩次了,他們倆在喝的可是費氏酒莊里數一數二的陳年佳釀。美酒魂銷,處分勾銷。

而延智妍沒法忍受軍舍里的斷網酷刑,私自代碼編程侵入了軍營指揮部的路由器,盜用網線用網,結果沈教官發現後,嚴厲批評了她,智妍當即就毫不留情地反擊她是「多管閒事的死三八!」,甚至她當日還侵入沈亞男教官的電腦,使教官的設備感染病毒後被鎖住報復她。沈教官氣急敗壞地要責罰她時,智妍的父親,也就是方國乃至亞洲最大的軍火商一通電話打了過來,雖對女兒的魯莽事隻字未提,但他一講到將為方國軍隊提供新式的軍備武器一事,沈亞男教官也不得不顧全軍隊大局,不敢輕妄得罪他和他的女兒。最後,沈教官居然先放下身段先向智妍致歉,而她被鎖住的電腦這下才被解鎖。

這些接連不斷違反軍規的事件讓我的心間五味雜陳,黃冠,費歐娜還有延智妍的確犯規了,但卻都沒有受到責罰。究其原因,無非是因為她們出身富貴,背景顯赫,她們以及她們的家族作為與皇室交往密切的貴族,不要說戰功赫赫的上將沈亞男不敢怠慢,就連國王陛下都必須謹慎維護與這些貴族的緊密關係,以獲得貴族階層的擁戴和支持。因而,對於像我這樣既沒有背景和家財,也沒有名氣和才華的底層佳麗,我除了謹小慎微,老老實實地遵守軍訓軍規以外,我還能怎麼辦呢?畢竟這些條條框框,上綱上線的軍規針對的可都是像我這樣沒有後門的底層佳麗。如果違反軍規,我既沒有簽名照,也沒有價格不菲的上好紅酒可以賄賂通融,更沒有軍火商老爹可以撐腰。我能做的就是安分守己地遵照軍訓要求,每日起早貪黑地參加長跑訓練。

當我咬牙在春寒料峭的寒風中奔跑時,黃冠,費歐娜和智妍等貴族佳麗就藉口種種理由全都請到了病假,她們還窩在溫暖的軍舍里上網,偶爾會在天氣晴朗的日子里出來透氣露臉,而皇家電視台的攝製組都會抓緊時間,在她們露臉的時候爭分奪秒地拍攝。

當下,在沈亞男教官的軍哨下,我邁開雙腿,鼓足力道使勁狂奔著。我倒並非懷揣著對不公平的滿腔怒火,畢竟從我記事以來,因為和我媽媽處於底層,所以受人欺壓的事情就不計其數,比她們更甚的事情我都經歷過不少,我其實早就「死豬不怕開水燙」習以為常了。

豈止是這次軍訓,我所處的這個世界原本就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我雖然愚笨,但這點我很早就明白了。

也許出身貧寒的我在起跑點就輸了,可我現在還是迎著大風,使出渾身力道狂奔。我在天真地想要追趕她們,用自己堅持不懈的努力去彌合巨大的差距,可是這漫長的訓練場跑道,我怎麼會跑都跑不到盡頭呢?

而我的人生會不會像這條無盡跑道一樣,我終其一生都將辛苦地在煎熬和拼命中度過,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呢?想到這裡,兩行熱淚就不禁奪眶而出,清晨凌冽的寒風呼嘯著吹來,我頓感臉上一陣熱辣的刺痛。

就這樣度日如年地捱過一天天,我掰著手指倒計時,軍訓苦日子所剩無幾,回過神來,發現明天將是最後一天。我本該慶幸偷笑才對,怎麼會感到腹部隱隱作痛呢?

清早醒來,我查看了下自己記錄的生理週期表,想著是不是自己的月經要來了。果不其然,一股股的熱血就開始從我的體內湧出,下腹刺痛襲來,乏力體虛的我前去向副官請假,未料她十分為難,婉拒了我,告知我無法批請假條,要我堅持參加訓練。

「那為什麼黃冠,費歐娜她們不舒服就可以請到假,我卻不可以?」雖然我明知故問,早已知道這是上級的指示和安排,但我還是捂著肚子,不滿地抬高聲音質問她。

副官長得眉清目秀,說話倒也是和和氣氣,她示意我壓低音量,而後心平氣和地勸我說:「恩地啊,黃冠她們可都是國民票選的超人氣佳麗,跟妳完全不同。妳又不是不知道,這些人氣王妃在軍訓之餘,還要接受訪問,上級領導的意思是給她們有足夠充分的時間休息,平衡軍訓和訪談。再說了,在所有的候選王妃里,國民印象不佳,評價負面的佳麗中肯定有妳,如果妳連痛經這樣的小困難都沒法克服,最後一天的長跑訓練說缺席就缺席,做個逃兵的話,還怎麼讓扭轉在國民心目中的形象?恩地,之前的長跑特訓妳都一天天地堅持下來了,最後一天也不要放棄!何況王子殿下還三番兩次總在維護妳,作為候選王妃的妳,好歹也該善始善終,參加最後長跑,展現妳優秀的一面,總不能辜負他的心意吧?」

副官的話讓我無力反駁,的確,她用那個詞就立刻說服了我——王子殿下。

我絕不能再辜負他,絕不能再用差勁的表現給他抹黑添亂,我喜歡王子殿下,我想給他,也給國民看到我積極努力的一面,讓大家知道恩地並沒有那麼糟糕,所以就算血流成河,腹痛難忍,這兩千米的長跑我也定要咬牙堅持參加!

當我們在操練場上集合時,意外地竟然所有佳麗都悉數到齊了,就連久未露臉的黃冠和費歐娜等人也出現了。

我順著她們觀望的方向也扭頭一看,原來王子殿下在今天軍訓最後一天再度造訪了軍營,難怪她們都出動了。

王子殿下剛從軍校趕來,穿著一身挺括的軍校制服,雖然還是一如既往帥氣挺拔的熟悉模樣,可我卻是覺得這樣新鮮,因為軍舍停網,這些日子以來我和王子都沒能在即時通訊上聊天。

最近你過得好嗎?我很想問候他,可是其他佳麗們正熱切地圍攏著王子,欣喜不已又埋怨他連日來對我們的「不管不顧,冷漠無情」,這情境到有點像是後宮劇里嬪妃們環繞著皇上傾訴抱怨的片段,我突然難受得腹下刺痛愈加激烈了。

「其他軍校哥哥們沒有來嗎?」 佳麗們惦念著他們,七嘴八舌地問起了王子。

他回應說:「我的同學空了會再來看望大家的。」

當王子走到我跟前時,他仔細地打量著我,隨後俯下身來,在我的耳畔輕語。

「恩地哪裡不舒服嗎?為什麼臉色慘白?」

他說話時,從口中呼出溫熱的氣流吹拂著我的耳廓,我害羞地稍稍縮了縮脖子,忍著腹痛搖搖頭。

「我沒事。」

「不舒服的話,就不要跑步了。」 他溫柔地提議說。

「沒關係,我可以的。」我抬頭挺胸,以精神抖擻的姿態面朝著電視台的攝像機鏡頭,我定要用自己的誠意和努力改變國民對我的負面印象。

在沈教官的催促下,大家列隊整齊,蓄勢待發,我感覺到小腹臌脹,但好在並沒有痛感。發令槍一響起,佳麗們就開始了這漫長的長跑征程。

大家的步幅和速度都不算快,起先我夾在眾多佳麗們中間,跟著大家一同慢跑前行,每當跟拍的攝像機掃過來時,我們就會面朝鏡頭揮手微笑致意。

漸漸地,隨著我邁開步子加速小跑起來時,我的小腹就開始了間歇性地一陣一陣地抽痛。我不得不放緩速度,慢慢地勻速前行。原本和我並肩而行的佳麗們一個個都開始越過我,之前落在後面的佳麗也擦肩而過,不多時,大家就都跑在了我的前方。

此刻,腹部的抽痛開始變成了持續的刺痛,我吃力地喘息著,告訴自己我能行,我咬緊牙關,繃緊全身,繼續邁步小跑。

此時此刻,我的腦海中閃回童年時,接到父親車禍身亡的噩耗後,和媽媽一同搭車前去認尸的情景。

我們坐在那輛破舊的長途巴士上,大巴駛向了昏暗的隧道,我伏在窗口,呆呆地凝望著窗外,冰冷灰暗的隧道壁無盡延綿,拱形的隧道頂上鑲嵌著一盞盞光亮微弱而面目猙獰的頂燈。車子行駛在漫長而暗黑的隧道內,我伸長脖子張望,卻怎麼都看不到隧道的盡頭。車子就一直這樣微微搖晃顛簸著朝前開,我感覺這輩子都要在這暗黑中緩行,永遠也無法抵達終點了……

「快!快!加快速度!」沈教官邊擊掌邊催促著,拉回了我的思緒,「誰說女子不如男!」

佳麗們在她的激勵下,全都開始了最後的衝刺,我這才發現只有我居然還剩兩圈沒跑完。

可我分明已經精疲力竭,我能感覺到溫熱的血水正從我的體內不斷湧出,伴隨著的是小腹好像被千刀萬剮般的疼痛。我粗喘著氣,每邁出一步,都好像用盡了全部的力氣。

可我還是徹底落伍了,被其他佳麗們全都遠遠地甩在了後面,就像人氣佳麗排位表那樣,我總是處於表格的尾端,看到攝像機再次掃過,在鏡頭里的我想必像是條鮮明又難看的小尾巴。

我有點埋怨自己,到底當初為什麼要參加選妃,又為什麼要留下來受這份罪呢?我這樣自討苦吃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恍惚間,我感知到了那個高大的身影靠近我,來到了我的身旁。王子脫去了制服外套,穿著裡面的短袖墨綠色訓練服,陪伴在我身邊,一同慢跑前行。

他側過頭,對我說道:「恩地加油!」

王子殿下,你知道嗎?只是你這一句鼓勵,就讓我足以忘記所有傷痛,繼續勇敢前行。

謝謝你,王子殿下,謝謝你這回沒有說「恩地跑不動就別跑了」那種話,因為那是打擊我積極性的喪氣話。我不想讓你覺得恩地是個軟弱無能,遇到困難只會輕言放棄的女孩,我也想讓你看到我所擁有的奮發拼搏的正能量,尤其在我一無所有,和其他佳麗們無法相提並論的劣勢下。

我大口喘息著,我賭上了自己微不足道卻自不量力的全部自尊心,好像透支掉我餘生的所有力氣般,我逞強地決心定要跑完餘下的路。

可我力不從心,步幅越來越窄,速度也越來越慢,而陪伴在我身側的長腿王子殿下像是慢動作般,配合著我的步調。

站在終點的沈教官和佳麗們開始了呼喊催促,她們近在眼前,卻又好像有萬里之遙。

我的心急切地渴望我能狂奔起來,沒想到剛閃過這個念頭,我就果然開始加快了速度,在跑道上小跑起來。

此時此刻,我感知到了王子殿下溫熱的大掌正展開按在了我的後背上,他掌心的熱量即刻從我的脊背傳導到了我的全身。

王子有力的掌心一使勁,就像是引擎般推動著我不斷向前。於是,毫不誇張地說,在餘下的征程中,我是藉著他的速度,最後被他推向終點的。

當我抵達終點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在我參加選妃的千千萬萬個動機和理由中,那個最彌足珍貴的理由就是你——王子殿下。

因為我喜歡你,我仰慕你,我愛戀你。

我的雙手按住膝蓋,弓著身子喘息著,我微微仰起頭,仰望著身旁的王子殿下,午後的暖陽灑在他寬闊的肩頭。

你是這樣迷人英俊,溫柔得令人窒息,就像我初次見到你那樣,你一直都是這樣,王子殿下。

此刻,當攝像機鏡頭再度轉過來,我試圖衝著鏡頭揮手微笑,可是精疲力竭的我頓感小腹疼痛難忍,頭昏目眩的我再也挺不住,一下栽倒在了沙地上。

「恩地,恩地……」

我的耳畔迴蕩著他的呼喊,可我卻無力開口回應他。

而後,我感知到了他的雙臂抱起了我,我踡縮在了他的懷中,昏了過去……

等我迷迷糊糊醒來時,鼻尖聞到了房內有股淡淡的醫用消毒水的味道,我側過頭看到了白色的隔斷簾,這才發覺自己正躺在醫務室的病床上休養。

「我問妳,如果這回恩地真的出事了該怎麼辦?」

隔壁傳來了王子殿下的聲音,他的聲線清晰可辨,我不禁豎耳聆聽。

「沈上將,上次妳出手打了恩地難道還不夠嗎?妳把她的手打成那樣我已經夠心疼的了!今天妳明明知道恩地生理期來了,肚子痛得要命,流了那麼多血,還不顧她的身體安危,非要她參加長跑,妳知不知道這對女孩子的她來說有多傷身體?有多危險?她來參加我的選妃,我可是要對她全權負責的!妳這樣總是強人所難,把她置於險境,萬一她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妳叫我怎麼辦!試問沈上將又負得起這麼大的責任嗎?」

他怒氣沖沖的聲音灌入了我的耳中,我抓起了被子邊沿捂住了發燙的臉頰,覺得難為情極了。

怎麼辦?王子殿下都知道我今天來例假了,好害羞啊。

接著,我就聽到了王子朝著里屋進來的聲響,他好像是在跟醫務室的護士說:「恩地流了那麼多血,有沒有給她準備好足量的衛生棉?」

我一聽,羞得紅到了耳根,察覺到王子殿下正推門進來,我尷尬地不知如何面對他,趕忙閉上眼睛一動不動地裝睡。

他和護士輕輕地走近我,好像俯下身來注視著我。我更是不敢輕舉妄動,偽裝成熟睡的身姿。王子悄聲地對護士低喃了幾句後,我感知他將滑到我胸口的薄被重又蓋好後就在我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在想要不就現在翻個身,然後睜開眼裝作剛醒來的樣子和王子說幾句話?可一想到他說不定會問我生理期的事,我就覺得不好意思,還是繼續裝睡好了。他就在我床旁,偶爾我能聽到在座椅上變換身姿的聲響,我怕睡相難堪,閉著眼睛,卻緊張得怎麼都睡不下去。

於是,我暗自數豬,心頭默念著一隻豬,兩隻豬,三隻豬……

不多時,我就真的睡了過去,沉入了夢鄉,我在色彩斑斕的夢境中遊蕩,而王子殿下,你就是我最美的夢……



《口》錦心綉口系列第1冊

琴研

平凡少女恩地從來沒有料到在報名參加現代皇室的海選王妃後,她竟會被王子方凌天選中闖入決賽,成為二十三位候選佳麗之一,從而捲入這場為愛加冕的浪漫角逐中。而從她一進宮進入決賽競存開始,王子就莫名對她格外關注,倍加呵護,種種親密舉動都在暗示彼此更為緊密的聯繫,而她並不知曉與王子的錦繡姻緣正是因為她的善良之心

《回》錦心綉口系列第2冊

琴研

所有佳麗都在討好取悅王子,而恩地卻因故咬傷了王子,她覺得惹怒王子的自己必定將被立刻淘汰。不久,她竟在宮中與成為皇宮侍衛的心上人承勛意外重逢。承勛竟懇求恩地定要留在宮內,並告訴她王子其實非常喜歡她……

《因》錦心綉口系列第3冊

琴研

为讓海選王妃更加吸引國民,這場選妃竟開始刻意配備劇本,可現狀卻總在跳脫劇本,狀況百出。恩地與王子的秘密愛戀繼續磕磕絆絆,佳麗間依然明爭暗鬥,驚爆迎賓館內的恐怖靈異事件。新人男管家佐岩盡職盡責,卻傳出與王子緋聞,他的神秘身份疑點重重?王子和恩地在各種考驗磨礪中,彼此愈加堅定對對方的愛,而現在王子甚至想要公開與恩地的戀情?

《囧》錦心綉口系列第4冊

​琴研

王子殿下的生日之際,恩地想法設法籌錢準備禮物送他,結果這份禮物竟惹來王子吃醋。王子說:⌈承勛對妳的恩情,我都會替妳一一回報。妳只要專心致志對本王子我一個人好就行,不要再讓我醋意大發好不好?⌋ 王子甚至還柔情蜜意地威脅她,⌈妳要是膽敢再讓本王子吃醋,下回可不是只有親親這麼簡單了!⌋

《心》錦心綉口系列王子視角第1冊

​琴研

王子視角《心》與恩地視角的《口》對應,王子詳述不為人知的方宮內幕和秘聞,在選妃開始前,他就已對恩地癡情傾心,他想盡辦法期望她參加選妃,而在方宮,他想傾盡所有善待她,愛護她,回報她…

《日》錦心綉口學日語(1)

琴研

恩地王妃學習日語時所使用的日語發音書。包含日語平假名和片假名等內容的聽說讀寫學習。全彩排版,母語人士錄音點讀

 

》錦心綉口學韓語(1)

琴研

恩地王妃學習韓語時所使用的發音書。包含韓語子音,母音,尾音和連讀的學習。全彩排版,韓國母語人士錄音點讀。學完後能掌握全部發音,完全自行拼讀韓語單詞和句子。

反饋表 | 琴研通常會在24小時內回復您
2.請選擇問題類型(選填)
image1-min.png

方國作者

琴研

我是一名來自方國的自助出版獨立作者和多國語學習者。方國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君主立憲製新興國家,我們的民族以與生俱來的浪漫主義著稱。

出生成長在方國的我,從兒時起就熱衷搭地鐵遊方國,便利的地鐵系統遍佈方國全境,我深深熱愛這片國土。懷揣著小說家夢想的我在創作中把方國地標和風情都融入其中,並像單字地鐵站名那樣,也用單個漢字作為書名。

長大後的我一邊在線上教外語,製作外語學習書,一邊創作熾烈煽情的羅曼史。每每遇到困難,我就思考方案,學習技能,嘗試各種辦法解決問題。寫作,美工,代碼,電子書和網站製作等都由我親手完成。

為了維持生計也不辜負夢想,我爭取到為方國多個品牌杜撰情色羅曼史進行品牌塑造和故事營銷的寫作機會,雖然始終反響平平,但持續寫作多年後,我還是迎來了寫作生涯的轉折點。在方國王子選妃活動開幕之際,我有幸被方國皇室指定為選妃活動撰稿人,記錄這一羅曼蒂克盛況。我滿懷對方國皇室的愛戴和敬意,用心記錄方凌天王子與恩地王妃華麗甜蜜的羅曼史。

目前我和退出黑社會的丈夫,孩子們,還有一隻豬生活在方國。

我會持續創作羅曼史言情單行本,錦心綉口王妃系列和學外語系列。願琴研作品能給讀者帶來樂趣!

​進入使用說明

​進入使用說明

​進入使用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