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祭祀,純良女子被做祭品慘死,淫蕩的女子因骯髒反能逃脫。為讓心愛的她逃脫被祭殺劫,他們倆決意今晚同時要了她的初夜,將她變得放蕩不堪,以向祭祀官印證她不符祭品而活命

《祭》川流木燃,水火祭愛 [限制級·情慾度高·甜愛度高·古代·2015]

祭國內各類祭祀活動常年盛行,由於初春頻發森林大火,盛夏多發洪水,因而修建神廟,供奉火神和水神,並且每年都會舉行橫跨整個春夏的大祭祀。

除了耗費巨大的財力物力外,每年祭祀,都要以活人供奉給水火神明。

尤其近年來,祭國災害頻發,祭王認為是祭品過少,誠意不足,激怒神明導致。

於是爲了尋找更多的活人祭品,如今已到了是非不分,善惡顛倒的地步。

但凡是良善安分的女子竟都被祭祀官抓去成為祭品。

在初春的火祭時,這些可憐的女子就被捆綁在滾燙的鐵板上,活生生地被炙烤,她們劇烈地痛苦掙扎,渾身垂死地猛烈抽動,四肢無法掙脫鎖鏈而被活活燙死。

祭祀官強調所有的祭品必須經由這般活血後才能供奉,而能被選為祭品的女子如今已經降格到只要不是放蕩淫亂的風塵女子即可,因為神明無法接納已經被玷污,骯髒的貢品。

於是,為避免被選做祭品慘死,竟有不少單純年輕的女子選擇了一夜之間與多位男子交媾,以向祭祀官印證自己淫蕩,不符合祭品要求,從而活命。

到了今年夏季祭祀水神時,原本要在身上捆綁上巨石,被活生生地沉入河中的活人祭品就比原定人數少了數人,她們就是用不潔之身換取了不死之身。

這慘無人道的活人祭品制度殘害著無數無辜的少女,民不聊生,社會動盪,而要逃脫亡命厄運,這女子除了和多人交合,力證自己風操敗壞,下賤放蕩外,竟別無他法。

這個深夜,火光黯淡。

溫泉浴場大宅內的密室里,祭國的兩位水火大將永沵和燊焌聚首。

「時辰將至,加耶,今晚我們倆必須同時要了你,否則你就要被帶去祭祀了。」

這個被喚作加耶的女子面容溫婉,摘下的髮簪放在桌邊,長髮披肩。

她緊攥著衣襟,渾身顫抖。

永沵在她的跟前蹲下,加耶就戒備地整個蜷縮起來,恐懼地將頭埋下。

「加耶,聽我說。」他伸出大掌握住了她的雙手,「我和燊焌絕對不會傷害你。」

此刻,燊焌也從她的身後溫柔地攬住了她,將她摟在懷中。

「你絕不能變成祭品,必須活下去才行!」永沵和燊焌異口同聲對她說道,「現在,我們倆會一起要了你,明白嗎?」

加耶的小手緊緊攥住了拳頭,未經人事的她陷入了極度恐懼之中。

從未體驗過男女之事的她,初次卻竟要同時被這兩個男子奪去。

懼怕心和恥辱感交纏在一起,要麼成為祭女在水深火熱中慘死,要麼成為蕩女在水火交融中苟活。

然而,強烈的求生本能讓她選擇了後者。

「我不想死,我要活著!」她堅定地說道,一手抓住了伏在她膝蓋的永沵的手,另一隻手抓住了燊焌的,「拜託,請讓我活下去。」

淚水情不自禁地湧出了她的眼眶,身後的燊焌溫柔地伸出指尖,用指腹抹去了她的淚珠,俯下身親吻著她的眼角,微濕的淚珠沾濕著他乾澀的嘴唇。

他邊用寬厚的手掌輕撫著她的臉頰,邊在她的耳畔低聲輕語:「別害怕,你難道忘了我們三人小時候就總睡在一起嗎?」

就像現在這樣,在深夜三人纏綿一起……

燊焌熾熱的話語,火熱的舌尖探入了她的齒關,與她唇舌交纏,而後熱唇拂過了她的臉頰,耳垂來到了後頸。

頸後如同小火烘烤般濕熱,還沒等她緩過神,永沵微涼的嘴唇就緊跟著貼上,小嘴裏還殘留著燊焌的餘溫,就頓時感到一絲涼意覆上。

鼻息間是永沵的寒意撲鼻而來,與頸後的暖意相對。

兩人轉動頸項,邊伸手緩緩解開她的腰帶,褪下她的深衣外衣領口,紅粉香肩坦露。

兩側肩膀,溫熱火唇與微涼薄唇分別同時親吻吮吸著她,烙下了滾燙吻痕,也凝固著冰涼印痕。

「嗯……」雙肩冰火交融,讓她不由地輕哼出聲。

加耶微微轉動頭頸,她的細嫩小手被兩人鉗制住,動彈不得,永沵將自己硬朗的臉頰湊近她,伸手扣住了她的下巴,而後用自己微涼雙唇覆蓋住了她的。

當他勾卷住了她的小舌,彼此交換津液,聽她的口中溢出了陣陣羞澀的呻吟。

她的臉頰漲紅,像是被微火烘烤般,寢室內迴蕩著三人接吻的啾啾聲響。

吻著她後肩的燊焌抬起眼瞼,見他們兩人深吻,心頭一下點燃了一絲醋意,於是他大掌推開了永沵的手,轉而捧過了加耶的臉頰,迫使她轉向了自己這邊,燊焌伸出舌頭舔舐著她的嘴唇,描繪著她的唇形,而後舌尖探入了她的齒關,捲繞著她的。

被吻得唇瓣微腫的加耶在兩人的輪番吮吻下,近乎喘不過氣來,這深吻強烈而綿長,讓她感到窒息般眩暈。

她想在轉頭的間隙,稍稍緩口氣,沒想到永沵爲了引起她的注意,已經扯開了她的上裝,加耶的褻衣裸露。

這件絲帛質地的心衣上可覆乳,下可遮肚,頸部有細帶,穿上套在頸間,從胸際位置各有兩條絲帶打結束縛在背後。

永沵展開了大掌,將微涼的掌心隔著她的布料覆蓋住了她的綿乳,她倒吸了一口涼氣,不由自主地羞澀地驚呼一聲。

她扭動著腰肢,低頭看到了他開始加重力道,掐揉她的兩團飽滿。

加耶羞窘得無法再專心與燊焌熱吻,她躬身試著含胸,想要逃避他的按揉,永沵就兇狠地兩手各自罩住了她的兩團,更加放肆地掐揉。

「加耶,聽話,挺起胸部。」永沵命令道,冰涼的指腹開始隔著絲薄布料揉撚她的頂點,涼意隔著褻衣從乳尖傳導至她全身,不禁讓她綿軟的乳頭瞬間挺翹。

他邊在她的乳兒上畫圈,邊直白地告訴她說:「今晚,我們必須要把你變得淫蕩不堪才行……」

「啊,不要……」她委屈又驚恐地失聲驚叫起來,淚水又不爭氣地湧了出來。

她扭捏著腰身,似乎突然反悔似的,掙紮起來,綿軟小手推拒著他的愛撫。

燊焌見狀,一下抓住她的兩隻手腕束縛在一起高舉過頭頂,限制住了她的舉動,而他的另一隻手則輕巧地勾動手指,解開了她繫在後背的褻衣的束帶。

這下前面遮擋住的前胸和小肚的布塊就耷拉下來,燊焌和永沵像是商量好似的,兩人一同掀開了她的褻衣。

加耶的酥胸就暴露在了兩人面前,她羞紅著臉,閉上眼睛,偏過了頭。

兩人同時伸出大掌,將虎口托住她酥乳的下緣,於是,一股暖流和一陣寒意同時各自從她的一邊乳房侵入。

「啊!」這冰火交融的強烈觸感毫無防備地左右襲胸。

當左胸上,燊焌的大掌蠻力地捏擠她的胸乳,白皙滑膩乳肉就從他溫熱的指縫間溢出,這團綿軟似乎即刻要在他熾熱的掌心間融化。

而右胸上,永沵已經伸出兩根手指,用冰涼的指關節夾住了她嬌嫩的乳頭,野蠻地擰絞彈拉,這顆頂點近乎要在他寒意的指間凍住。

冷暖混雜的刺激讓初嘗情欲的她承受不住,她不住地扭動著身子,滿臉懼色,羞恥感從乳心湧入,一下滿布全身,讓青澀的她淚流滿面。

「嗯……嗯……」她緊緊地咬住了下唇,不讓自己發出聲來。

「喊出來,加耶,快叫出來!」燊焌鼓勵她說,可加耶搖晃著頭,緊閉雙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僅從鼻腔中發出微弱的呻吟。

她僵直著身子,羞澀地弓背縮胸,這冰火的左右夾擊,嚇壞了她,以至於此刻的加耶不想再繼續,只想落荒而逃。

「不要了……停下吧……不要再這樣了……」她哭喊著,鼓足勇氣從小嘴裏溢出了哀求。

他們倆人知道如此作為實在嚇倒了初次的她,然而性命攸關,無暇拖延。

「加耶,別害怕,好嗎?記住我們要了你,就會對你負責到底。」燊焌張開大手愛撫她光潔的後背,每寸被他撫過的肌膚都讓她感到火熱般滾燙,「今晚必須讓你變得足夠放蕩,欲火中燒才行。」

「也要讓你下面的小穴慾水橫流。」永沵應道,伸手掐住了她纖細的腰肢,溫和地命令道:「挺動胸部。」

知道自己已經無處可逃,縱使不陷入這水深火熱中,也只有成為祭品一條死路。

加耶絕望地聽命於他們,開始緩緩地將自己的胸部挺起。

這下,兩人交換了位置,不約而同地各握住了她的一側飽滿胸乳,只見乳肉從握拳的虎口中溢出來,殷紅的頂點尤為突出,燊焌和永沵一同垂下頭,張嘴吮吸著乳肉,伸出舌頭輕舔乳頭。

「啊——!」她再度驚叫起來,當左胸方才被燊焌的熱掌掐揉過,熾熱猶存,可現在卻一下被永沵的冷濕的舌頭在乳頭上打圈舔咬。

而右側胸乳剛才被永沵的冰掌攻佔,寒意未消,就被燊焌暖濕的舌頭吮吸,他甚至用牙齒咬住了她的乳頭輕扯。

永沵和燊焌,分列於左右兩側,對她的胸乳冷暖夾擊,各捧著她的一側綿乳蹂躪,不住著刺激著她的情欲。

以至於,加耶再也無法抑制地叫喊出聲,「啊——啊——」

這媚骨的嬌吟更加挑起了兩人的熱望,對她的酥乳更是加重了力道,「喊啊,喊得更騷些!」

她呻吟著,終於開始了挺動胸脯,前後扭動著腰肢,配合著他們的吮吸,生澀地將胸乳不斷地送入了他們的口中。

這下,她的兩顆飽滿上都沾滿了兩人口中的津液,在朦朧月色的映照下,乳尖晶瑩透亮,兩側胸乳一冷一熱,冰火相對。

她咬緊下唇,感到顔面全無。

永沵和燊焌對加耶傾情已久,他們各自強烈的慾望即是多麼想獨佔她,將她完完整整地只占為己有。

然而若僅是那樣,便無法向明日前來的祭祀官印證她的淫蕩,那她就無法逃脫死亡了。

他們對加耶最深的情意,便是與另一個男人同時共用她,分享她的氣息,她的胴體,她的愛液,只要她能渡過祭祀殺劫,平安無恙地活下去。

「現在看看她下面濕了嗎?」燊焌說道。

加耶一聽,羞窘至極,不自覺地腿心間竟然沁出一股股異樣的灼熱濕液。

於是兩人伸手來到她的腰際,扯開了她的褻褲邊沿,慌亂的加耶本能地夾緊雙腿,恐懼地又踢又蹬,想要阻止他倆。

「啊——不要——求求你們——放過我——」她哭喊起來,陷入恐慌的她楚楚可憐地央求著他倆。

看她那副掛滿了淚痕的小臉,他倆於心不忍,卻又別無他法。

「加耶,聽話,不准再哭鬧了,現在快把腿分開!」燊焌和永沵執意將她的褻褲褪去,這下她兩條光潔白皙的長腿就毫無遮掩地袒露在了他倆的面前。

兩人注視的目光讓她頓覺羞恥不已,她併攏雙腿,不願他們看到隱秘的光景。

可那裸露的私密小丘上烏亮純黑的蜜草卻一下勾引著他們的視線。

兩人忍不住分立於加耶身側,伸出修長手指愛撫著她的濃密絨毛。

「好可愛,加耶的恥毛又細又軟……」

他們不禁發出的驚歎讓她耳根發燙,指腹在小丘上的摩挲和探索,讓她緊張地兩腿不禁相互摩擦,她渾身發燙,不自覺地更多瘙癢的濕液從腿心間湧出。

她恐懼地兩手攥緊了粉拳,兩側手臂緊緊夾住腋下,結果將她的兩團濕潤綿乳都在胸前聳得更高了,她更加用力緊鎖雙腿,試圖阻止他們。

然而,永沵和燊焌只是輕而易舉地用騰出的另一隻手各自掐住了她的一側腿根,兩人就輕巧地同時將她的雙腿打開。

這下,她未曾開苞過的私密處的春光就在兩人面前展露無遺了。

「今晚,我們會把你要得雙腿都合不攏,加耶你要忍著點,好嗎?」

《祭》寫作手記

今年冬至時,和家人一同前去了方國北部的溫泉。這裡的溫泉交通便利,價格親民,溫泉種類也繁多,有硫化氫水質、食鹽水質,含鐵元素,能促進血液循環,舒緩壓力,對皮膚病還有關節炎的治療有積極作用。

我們搭乘方國地鐵在《祭》站下車,而後轉搭溫泉旅館的接駁車直達。

在擁有百年歷史的溫泉旅館內,邊欣賞皚皚白雪美景邊享受溫泉,旅館內還提供時令的柚子甜品,據說在冬至這天食用也能預防感冒?

這間古老的烙印著年輪紋路的木質結構旅館給人深沉雋永的歷史厚重感,而方國古代史上曾經營這間溫泉旅店的老闆娘與擅於水與火忍術的兩位將軍的纏綿愛情也流傳下來⋯

當我沈浸在溫熱的泉水中時,想要書寫故事的靈感迸發。之後我無心去賞雪景玩樂,就窩在旅店裏幾天幾夜埋頭開始構思《祭》。

寫作間隙我就去溫泉旅店旁的祭國古物博物館參觀,所有的參觀者都能得到一張所謂的導覽圖,但是這張圖僅是一張白紙,空無一物。

正納悶之際,發現了白紙上的提示。於是我們就用博物館內提供的燈燭微微醺烤紙張。當紙張被加熱後,圖文並茂,完整詳實的導覽圖呈現。

其實,祭國的武士常用「隱形墨水」秘密交流。此墨水干後字跡會消失,但加熱之後字跡又會重新浮現。

這些精妙的器物都勾起了我對那個神秘時代的好奇和嚮往,也激發了我創作《祭》這本作品

《祭》電子書內頁


購買本書《祭》


​書目分類

​全部書目

​讀者區最近貼文

讀者支援 | 填表後琴研會在24小時內回復您,或按右下角chat即時通訊直聯我
3.請選擇問題類型

​在Google Play圖書上架

ginyan.png

琴研

​自助出版電子書作者

我是一名來自方國的自助出版獨立作者和多國語學習者。方國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君主立憲製新興國家,我們的民族以與生俱來的浪漫主義著稱。

出生成長在方國的我,從兒時起就熱衷搭地鐵遊方國,便利的地鐵系統遍佈方國全境,我深深熱愛這片國土。懷揣著小說家夢想的我在創作中把方國地標和風情都融入其中,並像單字地鐵站名那樣,也用單個漢字作為書名。

長大後的我一邊在線上教外語,製作外語學習書,一邊創作熾烈煽情的羅曼史。每每遇到困難,我就思考方案,學習技能,嘗試各種辦法解決問題。寫作,美工,代碼,電子書和網站製作等都由我親手完成。

為了維持生計也不辜負夢想,我爭取到為方國多個品牌杜撰情色羅曼史進行品牌塑造和故事營銷的寫作機會,雖然始終反響平平,但持續寫作多年後,我還是迎來了寫作生涯的轉折點。在方國王子選妃活動開幕之際,我有幸被方國皇室指定為選妃活動撰稿人,記錄這一羅曼蒂克盛況。

目前我和退出黑社會的丈夫,孩子們,還有一隻豬生活在方國。

ginyan.png

情色言情單行本

琴研

令人臉紅心跳,熾烈狂熱的甜寵羅曼史小說

2020-11-29 125007.png

自製動畫短片iclone

琴研

錦心綉口為劇本的琴研自製動畫短片,使用iclone7以及面部捕捉和動作捕捉技術等

meiyan.png

錦心綉口皇室羅曼史系列

琴研

方凌天王子與恩地王妃的華麗璀璨,浪漫深情的皇室家族羅曼史系列

coyan.png

​多國語學習系列

琴研

恩地王妃的韓語,日語,泰語,美語,英語的學習筆記

Written,Designed & Powered by 琴研

​©琴研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