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餵給妳下身的小嘴吃

芙蕾這才發現,偌大的空間裏並非僅剩她一人,面前敞開式的工作臺前正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正在製作甜點。

那男子肩膀寬厚,身材魁梧。

他身著襯衫長褲,挽起衣袖,露出了壯實的手臂。

看到芙蕾終於造訪,他抬起頭沖她微笑點頭致意。

當他再度看到她的這一刻,就像是烘焙烤箱發出「叮——」的脆亮聲響,他的心間即刻升騰出那滾燙的甜蜜,怦然心動。

他迫不及待地要將自己漫長時光以來,深埋心底的愛意即可從烤箱裏取出獻給她。

芙蕾的頭髮像是用蛋黃做成的,透著蛋香的柔滑,她的白色肌膚又像是用蛋白凝固而成,白皙嫩滑。

身著裙裝的她乖巧地端坐在那裡,直勾勾地注視著他,讓他忍不住要將她捧入手中,將她也打發成發泡蛋白,做成最可愛誘人的一道甜點。

芙蕾的心頭一驚,她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面前這個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那雙澄澈迷人的雙眸,那高挺俊朗的鼻樑,那張誘人的薄唇,竟然是他——唐卡龍。

過去還曾是地龍堂那個和敵對幫派火拼的少主唐卡龍,滿身的兇狠殺氣,如今竟然會驚天逆轉,他居然成為了出色的甜點師。

過去出生入死,捂住被捅傷口的他和現在專注拿著蛋糕刮刀在製作甜點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她的心間百感交集,久別重逢的欣喜和積鬱已久的憤慨同時交織在一起,瞬間這甜膩的空氣又浸透著委屈的酸楚。

她緊緊地攥住了自己的拳頭,環抱住了這桶人造澱粉,渾身緊繃。

這時,他的甜點已經製作完畢,他將這份精美的見面禮小心地裝入盛著蕾絲襯紙的盤中。

他端著這盤甜點走向了她。

他的步伐沉穩,穿過這數年深切思念的時光,走到她面前,他的臉上帶著盈盈笑意,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芙蕾,我們終於又見面了。」他低沉地說道,並將這碟迷你泡芙塔送到了她手中,「知道我爲什麽把你綁架來這裡吧?」

他笑著問道,揚起的嘴角俊朗而迷人。

她仰起臉,直視著他,毫無懼色地回應道:「因為我在網上攻擊你的Tang’s甜品,所以你生氣了,來找我算帳了?」極少有人敢對地龍堂的少主用這樣的語氣說話。

可從他的臉上卻絲毫看不出任何不悅。

唐卡龍出神地凝視著她,好似面前的芙蕾才是一道誘人的甜點,讓他垂涎欲滴,恨不得即刻一口吃光抹凈。

芙蕾的回答逗笑了他,唐卡龍忍不住揚起嘴角,撲哧笑了出來。

他搖搖頭,坦誠地說道:「芙蕾,我怎麼可能會生你的氣呢?老實說,還多虧你的惡評引發了不少話題,大家對Tang’s甜品好像更感興趣了。」

她不甘,沒想到攻擊不成,反倒助推了他。

「唐卡龍,那你知道我到底爲什麽要攻擊你的Tang’s甜品嗎?」她厲聲問道。

他點點頭,愧疚地垂下了頭:「我當然明白。芙蕾,你不知道我有多自責,多內疚。過去地龍堂對你,對你家所做的一切,我都誠懇地向你道歉。對不起,所有都是我的錯。是我的失誤,手下的兄弟才弄巧成拙,把事情搞砸。

芙蕾,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該誠心誠意地感謝你,回報你,卻沒料到他們竟然把你家……」

此刻,芙蕾的眼眶裏淚水在打轉,回憶起過去,心間就湧起了難以言喻的委屈。

「芙蕾,我很抱歉。後來你被迫搬走後,其實我都有一直在尋找你的下落。因為我一定要確認你的安危,我要知道你過得好不好,也擔心獠牙會的人會不會找你的麻煩,還想知道你需要什麽,有沒有什麽我可以幫得上忙。」

「這麼說來,這些年來,那些放在我郵箱裏的人造澱粉都是你送來的?」

他應了聲,點點頭。

忽而,她又覺得面前的唐卡龍並不那麼面目可憎。

總是在她斷糧時,及時送來大量特殊澱粉的他,又何嘗不成了她的救命恩人?

那絲甜蜜穿透過苦澀,鮮明地在她心間化開。

唐卡龍繼續道:「只是你誤會我,怨恨我,而且根本不想見到我,我甚至都沒法跟你解釋,向你澄清誤會,這讓我真的好難過。

可是,我轉念一想,只要芙蕾你可以平安健康,我默默守護就很心滿意足。我解散了地龍堂的幫會,從頭開始學做甜點,建立甜點品牌店,我所做的一切正是因為你,芙蕾。

後來你在網上不斷發帖數落我的甜品種種不好,我就又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你,因為我多想讓你親口嘗嘗。」

他蹲下身,握住了她的小手,大掌的暖意一下包裹住了她的冰冷。

他的手心揉搓著她的手背,察覺到她手上淡色的淤青,於是趕忙關切地問道:「是剛剛我的手下把你帶過來時,弄疼你的?」

她沒有說話,默認了。

他自責地嘆了口氣,地龍堂的弟兄們還是這樣不成器得笨手笨腳,弄傷了我的寶貝。

「是我不好。」他內疚地致歉道,擁住了她,捂住了她的小手,放在手心裏,不住地親吻著。

「還疼嗎?」

她拘謹地想要抽過手,卻被他捂得更緊了,既不想鬆開她,又生怕再弄疼她。

「芙蕾,難道你真的不明白我爲什麽這樣費盡心思要找到你嗎?」他握住她的小手問道,「看看這份泡芙塔,好不好?」

芙蕾垂下頭,這份甜點由數個精緻的球形泡芙依次疊加成塔狀。

塔基底座的泡芙上蘸著巧克力醬,塗抹著花式鮮奶油作花邊,還撒著彩色軟糖。而環繞著底層的泡芙上,用一條精美絕倫的亮粉色絲帶系著蝴蝶結。

尤其在頂層的泡芙上還放置著一枚素環戒指,一看到這枚戒指,她的心間就湧起了過往的記憶。

「芙蕾,我找你來,是為了再次向你求婚。」他誠懇地說道。

她吃驚又欣喜地注視著這枚小環,這枚來自他母親給予的珍貴遺物此刻顯得格外耀眼。

「自從那晚你救了我的命之後,我就一心認定你田芙蕾就是我這輩子要找的人。」

他凝望著她的雙眸,「就是你,只有你。如果沒有你,我恐怕當時早就已經掛了。

你是因為地龍堂弟兄的失誤才家離破散,所以我才氣急敗壞,乾脆解散了幫會,學做甜點。

老實說,我之所以成為甜點師,建立甜點店,並在這裡——你家的原址上建造了這座甜品樂園,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讓你親自嘗嘗我的心意,可以把這座甜品樂園親手送給你。

可是後來,我才瞭解到原來芙蕾你從小就患有一種叫PKU的病,根本沒法吃甜食。

你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心疼你,我的小甜心。所以芙蕾,嫁給我好嗎?

我想讓你吃遍這個世界上最好吃的甜點,所有我只為你親手製作的甜點,你難道不想嘗嘗嗎?答應我,和我結婚好嗎?」

這突如其來的求婚讓芙蕾欣喜若狂,卻又不知所措。

她慌亂地放下了那疊泡芙塔,抱緊了澱粉桶,回絕道:「我有自知之明,患上PKU就只能吃這種特殊澱粉,所以,我對甜點一點都不嘴饞呢,不是我的,我就不吃!」

他坐到了她的身旁,伸出臂膀攬過了她的肩頭,那股暖意一下襲遍全身。

他一手輕柔地掐住了她的下巴,溫柔地數落她道,「你還嘴硬?是誰看到甜品車就兩眼放光,邊看做慕斯邊走路,結果撞到路燈燈杆?又是誰下定決心一定要在3D列印公司工作,專攻食品模型,就是爲了可以成天可以擺弄各種各樣的矽膠慕斯蛋糕,矽膠泡芙,矽膠可麗餅?雖然吃不到,但是至少可以每天看得到,摸得到?」

「你怎麼知道?」她羞惱地漲紅了臉,吃驚地反問道,「難道——」

「對,雖然你看不到我,可是我總在注視著你,芙蕾。我之所以在你們公司下單,特別指定你列印各種甜點模型,那不僅是因為Tang’s甜品需要模型展示,更多是為了讓你解解饞,過足癮,不好嗎?你知道我有多喜歡看到你捧著奶油小蛋糕翻來覆去,眼紅嘴饞的可愛模樣?」

「才不是呢!我哪有?」被他全都看穿心思,她心急地辯駁道,「我之所以拿著食物模型翻來覆去看,是因為我要仔細檢查3D列印出的成品有沒有瑕疵,如果有色差有裂縫,我還怎麼跟客戶交付?我才沒有嘴饞呢!」

「真的嗎?你真的沒有嘴饞?」他俯下身,邪魅地揚起了嘴角,烏亮的雙眸直勾勾地注視著她,陰陽怪氣地質問道,「那麼,你告訴我爲什麽每次列印出來的甜點模型你都要避人耳目,然後放到嘴裡又咬又啃呢?」

被他發現了她的秘密,芙蕾猛地雙手捂住了小嘴,不打自招了。

這下,她轉動著圓溜溜的眸子,無言以對。

唐卡龍忍不住被她的模樣逗笑,他情不自禁地將她緊緊攬入懷中,讓她無法掙脫。

瞬間她好像就無法抗拒地陷入這撲面而來的甜蜜之中。

他乾脆一把將她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坐著,她綿軟的身子如同酥軟的蛋糕,依偎在他堅實的胸膛,他堅硬的臂膀扣住了她細軟的腰肢。

她這才發現自己並不抗拒他的懷抱,反而依戀著他的摟抱。她睜著那雙水汪汪的透亮雙眸,又驚又怯地盯著他。

這時,唐卡龍伸出大掌,拉開了她捂住嘴的小手,垂下頭在她的唇間啄上了一吻。

於是,那好聞的甜香就撲鼻而來,讓她不由地心跳加速。

芙蕾大吃一驚,不等她反應,他濕熱的唇立即攫住她的,霸氣的舌尖探進她香甜的小嘴,滑過貝齒,纏住柔軟小舌,恣意吸吮挑逗,將屬於她的甜美香津嘗個徹底,不留一絲空隙。

「唔唔……」

芙蕾的小手用力抵著他的肩,她想抗拒他的吻,可舌尖卻被他用力纏吮,他的甜味氣息撲鼻,讓她的抵抗漸漸軟弱,不由自主地蜷縮在他懷裏,任他的舌在她嘴裏逗弄。

他邊吻邊問:「就不覺得這個泡芙塔眼熟嗎?」

她的小手抵住他的胸襟,觸碰到他別在前襟的企業徽章,正是這個泡芙塔形狀。

「泡芙塔是我學做的第一道的品,所以我把它作為Tang’s的logo,激勵自己要始終銘記初心。」

他在她的耳邊吐露著溫柔的氣息,呢喃道:「而我在重逢的今天,在向你求婚的現在,為你親手做這道泡芙塔,是因為你是我最珍貴的初戀,是我刻骨銘心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芙蕾。」

他將頂著戒指的泡芙塔端到了她面前,說道:「這裡面的每顆泡芙球口味都不同,有鮮奶油味,抹茶味,巧克力味,蔓越莓味,芒果味,葡萄味……」

芙蕾聽得瞳孔發亮,她端詳著這一顆顆表面看似無異的泡芙球,盡情想像這它們不同的口味。

「告訴我,你超想吃對不對?」他一手捧著泡芙塔,另一隻手掐住了她的下巴,誘惑地問道,「你好想好想吃,對不對?」

「可我不能吃……」她蠕動著殷紅小唇,遺憾地說道。

「不,你當然可以吃。」唐卡龍愛撫著她的臉頰,堅定地說道,芙蕾的眼中閃過了不可思議的訝異。

唐卡龍撫摸著她的黃色頭髮,告訴她說:「芙蕾,我所有的甜點原本都是為你而做,你怎麼可以不能吃?我絕對不能讓老天找任何藉口讓你錯過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PKU又怎樣?我不要你整天都吃著乏味的人造澱粉。」

他說著,將她身旁的澱粉罐推到了一邊,「美味的戚風蛋糕,榛果糖霜慕斯,巧克力舒芙蕾,波爾多可麗露,各色各樣的馬卡龍。所有我最拿手的絕贊甜點,我都要一塊塊親自餵你吃,不能讓你錯過任何一個!」

他拿過了泡芙塔,遞到了她的小嘴前。

「芙蕾,現在就嘗嘗為你做的這道泡芙塔吧!我敢保證,只要你吃了我做的甜點,聞到到它的香味,嘗到它的口感,你就會確定無疑深切地瞭解我的心意。你一定會接受的,無論是我的甜點,還是我對妳的求婚。」

芙蕾心動不已,這份泡芙塔,連同唐卡龍,都是一道巨大的美味,正在誘惑著她。

「卡龍,真的可以嗎?」她片刻失神,怎樣都無法想像PKU患者的自己又怎麼能品嘗這致命的美味。

「不相信我?」察覺她閃神,唐卡龍不悅地瞇起黑眸,不輕不重地咬了下她的下唇。

「唔。」微疼的刺痛讓她皺眉,「幹嘛咬我?」她瞪著他,紅粉小臉不解地望著他。

唐卡龍緊摟著她,大掌扣著她的下巴,貪婪地凝視著她。

「又不是用你這張小嘴吃。」他輕聲在她的耳畔輕語,伸出修長手指,用指腹輕撫著她小巧的櫻紅嘴唇,她的唇瓣輕啟。

此刻,他再次溫柔地覆蓋住了她的小唇,邊伸出大掌滑至她的腰際,一手托起了她的一側臀瓣,另一手掐住了她的腰身,輕巧地將她抬起,並扣住了她的腿根將她的雙腿分開,讓芙蕾一下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於是,身著裙裝的她在慌亂中,雙腿被岔開,被他擺弄成了跨坐的身姿靠在他的胸前。她雙頰通紅,想要掙紮卻早已無濟於事,淡黃色的髮絲微散,襯托著她的潮紅小臉,這羞澀臉蛋像是顆剛浸潤過紅糖水的糖心蘋果。

她的腿被他弄得大開,在她的裙襬下,腿心間私密的嫩穴僅僅包裹一層薄紗正緊密地抵住他堅硬的下身。

唐卡龍曖昧地說道:「芙蕾,我餵給你下身的小嘴吃,好不好?」

她恍惚間感到耳根滾燙,從未有過這樣親密經歷的她不適地扭動著嬌軀,反而自己的腿心和他的強硬間相互更加親密無間,隨著她的扭動彼此的私密處隔著布料摩擦得更加厲害。

芙蕾的小手抵住他的胸膛想要推拒他,卻被他蠻力地鉗制住,他扯下了那條亮粉色的絲帶,單手就掐住了她的兩隻纖細手腕,用絲帶將她的雙手舉高緊束起來,她根本無法掙脫……


 ---🔦測字·選《甜》字看運勢----  您選擇“甜”字,“甜”可拆解為“千舌甘”,即感情上需要像千張嘴涂了蜜一樣甜給對方甜言蜜語,才能擄獲對方的心。工作上需要千張嘴含了糖般對客戶,對同事,對上司,對下屬都佳言善語,累積口德才能事業順遂,達成目標   



 ----🍦花絮·《甜》愛吃冰淇淋的我---- 現在吃的這個冰激凌🍦對我來說,意義非凡。 以前在故鄉常州時,一到十二月氣溫驟降時,我必定會重感冒,然後每天都會有擤不完的鼻涕,喉嚨發炎腫痛,我有生以來的鼻涕感覺可以用噸計算。想到此前坐在下面的學生們不斷吸收著我來自講台的病毒,我就感到非常抱歉內疚。為了緩解感冒,我必須吃感冒藥和消炎藥才會好得快些,而我常吃的那種葛蘭素史克公司生產的感冒藥因為裡面的麻黃鹼成份是能夠收縮鼻咽部的毛細血管,消除黏膜充血,是種擬腎上腺素藥,據說曾被人大量購買提煉做毒品,一度被國家憑身分證限制購買。 每每我因為感冒繼發嚴重的鼻炎,呼吸不暢,鼻塞咽痛,飽受折磨時,我就一心想著定要移居去沒有冬天的熱帶生活。 所以我來到了曼谷,往年我必定已經裹上四條褲子,捂著羽絨服,呼哧呼哧大把擤鼻涕了,但在這裡果然就史無前例沒有感冒,因為醫生也說鼻炎這樣的慢性病的確適合來熱帶療癒。 十二月份對我來說原本是吃大量感冒藥的時節,可現在穿著裙的我居然還能夠吃上一個冰激凌甜筒,我怎能不熱淚盈眶呢? 對於能擺脫感冒和鼻炎,我實在是滿懷無盡的感恩和喜悅!  


《口》錦心綉口系列第1冊

琴研

平凡少女恩地從來沒有料到在報名參加現代皇室的海選王妃後,她竟會被王子方凌天選中闖入決賽,成為二十三位候選佳麗之一,從而捲入這場為愛加冕的浪漫角逐中。而從她一進宮進入決賽競存開始,王子就莫名對她格外關注,倍加呵護,種種親密舉動都在暗示彼此更為緊密的聯繫,而她並不知曉與王子的錦繡姻緣正是因為她的善良之心

《回》錦心綉口系列第2冊

琴研

所有佳麗都在討好取悅王子,而恩地卻因故咬傷了王子,她覺得惹怒王子的自己必定將被立刻淘汰。不久,她竟在宮中與成為皇宮侍衛的心上人承勛意外重逢。承勛竟懇求恩地定要留在宮內,並告訴她王子其實非常喜歡她……

《因》錦心綉口系列第3冊

琴研

为讓海選王妃更加吸引國民,這場選妃竟開始刻意配備劇本,可現狀卻總在跳脫劇本,狀況百出。恩地與王子的秘密愛戀繼續磕磕絆絆,佳麗間依然明爭暗鬥,驚爆迎賓館內的恐怖靈異事件。新人男管家佐岩盡職盡責,卻傳出與王子緋聞,他的神秘身份疑點重重?王子和恩地在各種考驗磨礪中,彼此愈加堅定對對方的愛,而現在王子甚至想要公開與恩地的戀情?

《囧》錦心綉口系列第4冊

​琴研

王子殿下的生日之際,恩地想法設法籌錢準備禮物送他,結果這份禮物竟惹來王子吃醋。王子說:⌈承勛對妳的恩情,我都會替妳一一回報。妳只要專心致志對本王子我一個人好就行,不要再讓我醋意大發好不好?⌋ 王子甚至還柔情蜜意地威脅她,⌈妳要是膽敢再讓本王子吃醋,下回可不是只有親親這麼簡單了!⌋

《心》錦心綉口系列王子視角第1冊

​琴研

王子視角《心》與恩地視角的《口》對應,王子詳述不為人知的方宮內幕和秘聞,在選妃開始前,他就已對恩地癡情傾心,他想盡辦法期望她參加選妃,而在方宮,他想傾盡所有善待她,愛護她,回報她…

《日》錦心綉口學日語(1)

琴研

恩地王妃學習日語時所使用的日語發音書。包含日語平假名和片假名等內容的聽說讀寫學習。全彩排版,母語人士錄音點讀

 

》錦心綉口學韓語(1)

琴研

恩地王妃學習韓語時所使用的發音書。包含韓語子音,母音,尾音和連讀的學習。全彩排版,韓國母語人士錄音點讀。學完後能掌握全部發音,完全自行拼讀韓語單詞和句子。

反饋表 | 琴研通常會在24小時內回復您
2.請選擇問題類型(選填)
image1-min.png

方國作者

琴研

我是一名來自方國的自助出版獨立作者和多國語學習者。方國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君主立憲製新興國家,我們的民族以與生俱來的浪漫主義著稱。

出生成長在方國的我,從兒時起就熱衷搭地鐵遊方國,便利的地鐵系統遍佈方國全境,我深深熱愛這片國土。懷揣著小說家夢想的我在創作中把方國地標和風情都融入其中,並像單字地鐵站名那樣,也用單個漢字作為書名。

長大後的我一邊在線上教外語,製作外語學習書,一邊創作熾烈煽情的羅曼史。每每遇到困難,我就思考方案,學習技能,嘗試各種辦法解決問題。寫作,美工,代碼,電子書和網站製作等都由我親手完成。

為了維持生計也不辜負夢想,我爭取到為方國多個品牌杜撰情色羅曼史進行品牌塑造和故事營銷的寫作機會,雖然始終反響平平,但持續寫作多年後,我還是迎來了寫作生涯的轉折點。在方國王子選妃活動開幕之際,我有幸被方國皇室指定為選妃活動撰稿人,記錄這一羅曼蒂克盛況。我滿懷對方國皇室的愛戴和敬意,用心記錄方凌天王子與恩地王妃華麗甜蜜的羅曼史。

目前我和退出黑社會的丈夫,孩子們,還有一隻豬生活在方國。

我會持續創作羅曼史言情單行本,錦心綉口王妃系列和學外語系列。願琴研作品能給讀者帶來樂趣!

​進入使用說明

​進入使用說明

​進入使用說明

​進入使用說明

​進入使用說明

​進入使用說明

Written,Designed & Powered by 琴研
 2015-2020 ©琴研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