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禁忌之地的十字教會,兩人無畏打破禁忌,愛慾交合,情欲濕液濕透宣揚禁欲的十字教經書,飛濺在恪守禁欲的信徒長袍上…

《十》禁慾十誡,無畏破戒 [限制級·情慾度高·暴虐度高·2015年]

修女們人手一冊十字教經書,用功地誦經修行,渾水摸魚混雜在其中的千卉同樣手持經書,完美地掩護著自己的行動。

此刻,院長正琢磨著要將書籍販售給信徒,大量牟利,同時爲了答謝印刷工廠的老闆畢博翰,院長決定邀請他參加本周舉行的聖餐會。

所謂聖餐會,即是借十字教的主神之名所舉辦的為神慶祝的廉價餐會。

所選用的食材都是些家常便宜的素食小菜,但因為借了主神邀約貴客的名義,所以應邀的食客都必須倍感榮耀和恩惠,對主神的邀請心懷感恩,由此需要支付高昂餐費,進貢教會。

雖然又是場美其名曰聖餐會的教會斂財的幌子,可畢博翰還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就餐,儘管被教會騙取了不少錢財,可是只要能見到千卉一眼,他就心甘情願。

聖餐會當日,修女們早早地起身,採購蔬果食材,準備料理,佈置擺餐。

千卉邊準備著碗筷,邊不安地焦急等待著博翰的到來。

身著長袍的她緩慢挪動著腳步,比起平日走路,她的步伐挪動得更慢了。在她隱秘的腿心間此刻正隱隱作痛又快感累積。

那私穴置入的異物正撐開她的肉壁,隨著她的步行而不斷摩擦著她的嬌穴,雙腿間一陣陣酥麻不斷。

她咬緊下唇忍耐著,翹首期盼博翰的到來。

直到正午時分,修女院長邀請的貴客們陸續抵達入座,這些達官貴人們正是列在千卉那張秘密的教會行賄受賄人員名單中的人,而此前的縫紉店老闆也赫然入座,讓千卉不禁心驚膽戰。

當畢博翰也終於匆忙地趕赴到聖堂時,他焦慮地四下搜尋著千卉的身影。

眾多身著清一色白色長袍的修女們端著清粥小菜從在長餐桌間穿梭擺餐,入座的他不安地環顧聖堂,要從她們中找到那個最獨一無二的她。

千卉邁著輕柔的步伐來到了他的身旁,將素菜餐碟擺放在了他的面前,博翰一抬頭,看到她。這時,他忐忑的心才終於安定下來。

博翰伸出手,從她的手中接過了餐碟。

他的眼神裏滿是柔情蜜意,充滿著愈發強烈的飢渴,像是恨不得即刻把千卉按倒在餐桌上,變成他的盤中餐才好。

趁著這時,他溫柔地觸碰著她的手掌,輕握住她的掌心。

千卉一驚,四周在場的還有其他修女們和信徒,眾目睽睽下,博翰竟然又這般肆無忌憚地拉住她的手,害她驚嚇地趕忙抽過了小手。

他淺淺地揚起嘴角,與她嗔怒的眼神交匯,可她的臉上分明沒有一絲不悅的神情,眸子裏浸透的也全是對他的想念。

千卉放下了簡餐,端著餐盤依依不捨地離去,她悄悄回望了博翰一眼,見到他的視線依然在鎖定她,心中不禁泛起了一陣漣漪,她悄然沖他眨了眨眼睛。

博翰立刻會意。

於是,在冗長的宗教儀式後,博翰簡單地吃了幾口寡味的素食,就放下了筷子。

他面前的清粥小菜就是平日修女院裏修女們的餐點,想到他的千卉每日就在這裡食不果腹,他就揪心不已。

修女院長正和她的信徒們邊用餐邊暢聊,強行要求他們購買新版的十字教經文。

博翰站起身,迴避著她的視線,離開了聖堂。他從車裡取出了帶來的手提餐盒,而後順著剛才千卉所進入的門廳,踏入了廚房。

此刻,數名修女正在忙碌地準備餐盤,捧向聖堂,見到畢博翰,她們都友好致意。

待其他修女離開,千卉趕忙放下餐具,轉而拉過他,牽著他的手來到了空無一人的後庭。

午後的庭院日觀和煦,這裡本來就人跡罕至,此刻人們都在聖堂用餐,這裡就更加不會有人闖入。

她想急切地離開,可是身著長袍的她沒法邁開步子,腿心間的異物不斷磨蹭著她,讓她倍感不適,甬道裏好似不斷分泌著濕液,滋潤著她的私密。

每走動一步,置入她私穴的物品就跟著刮擦著她的肉壁,疼痛和刺激交纏在一起,折磨著她。

在庭院的角落裏,看千卉那副心急的樣子,他就知道她迫不及待地要把搜集到的最新情報告知他。

所以,博翰趕忙伸出食指抵住了她的嘴唇,示意她說:「什麽都別說,先吃點東西再說。」

他一打開餐盒,鮮美的香氣就撲鼻而來。

只見裏面滿滿地放著各色美味佳餚,肉質飽滿,口感滑嫩的肉類和生鮮,種類繁多,新鮮可口的蔬果。

她瞪大著眼睛,吃驚地看著博翰為她準備的「聖餐」。

「快吃吧,這些日子以來,你都沒有好好吃東西。」他心疼地說道,並將筷子遞給了她,「看你整個人都消瘦了一圈,成天吃清粥小菜怎麼行呢?」

他伸出手掌,用手背輕撫著她的臉頰,「我趁著今天才有機會見到你,特意讓廚房做了愛吃的,趕快吃吧。」

忽而,她的眼眶變得水潤一片。

「怎麼了,傻瓜,哭什麽?是在這裡被餓哭了吧?」他心疼地問道。

她忍不住熱淚盈眶,晶瑩的淚珠奪眶而出,順著她的臉頰,滴落到了菜肴之中。

他心急地捧著她的臉頰,用拇指指腹抹去了她的淚水,忍不住俯身親吻著她淚眼婆娑的眸子。

而後,他輕柔地擁住了她,說著:「你知道這裡的日子清苦也好,這樣你就不願意再待下去,願意回到我身邊來了吧。」

「可我真的拍下了不少關鍵照片!」

她壓低聲音在他耳畔說道,暗示自己並不想離開,還要繼續在這裡調查教會黑幕,讓博翰心疼之餘又無可奈何。

「知道你厲害,還是先吃飯,再彙報你的調查進展吧!」

他催促著,注視著她握著筷子夾起飯菜輕嚼,可人的模樣讓他沉醉著迷。

她小口咀嚼的動人模樣讓他忽然間也飢餓難耐,恨不得立刻把面前的千卉生吞活剝,吃光抹凈。

面前柔美的她和他腦海中,他照片裏那個赤裸坦露胸部,雙手撥開陰唇的千卉重疊在一起。

她時而靜謐柔和,時而浪蕩嫵媚,每一個她都讓他垂涎三尺。

突然,她吃著吃著,就懸停住了手中的筷子,她咽下了口中的食物,而後柳眉微蹙,呼吸急促。

看到小臉煞白的千卉,博翰以為她被噎住了,趕忙用大掌拍打著她的後背。

可是,她卻直搖頭,額頭上全都滲出了細密的汗珠,她的小臉漲得通紅,他伸出手背一碰她的臉頰,熾熱滾燙。

「怎麼了,千卉?哪裡不舒服嗎?」

他憂心忡忡地問道,日光灑在她蒼白的臉頰上,滿臉的汗珠折射出晶瑩的光芒。

博翰緊張地抱起了她,追問道:「到底哪裡不舒服?快告訴我!」

她羞紅著臉兒,小手緊緊地攥著裙襬,似乎是難以啟齒的模樣,綿唇蠕動著,呢喃著:「下面好難受……」

緋紅浸染著她精緻的小臉,那副迷醉的表情足以讓博翰發狂。

聽聞她說下面難受,於是,博翰就將她擁入懷中,掀開了她的長袍裙襬,兩條白皙雙腿裸露出來。

這兩條腿架在他的身上,正不住地顫抖哆嗦,雙腿微微分開。

博翰將她的裙襬撩起,掀得更高,露出了她腿心間,包裹著她私處的底褲。

他這才發現,從她白色的內褲裏明顯有個硬邦邦的硬物正抵住了布料,她微微挪動小臀,那異物就跟著顫動,讓她咬緊下唇,難受不已。

「原來是因為你下面插著東西啊。」

他低沉地說道,於是小心翼翼地托起了她綿軟的臀部,並將大掌探到了她的底褲邊沿,從腰際將她的遮羞布緩緩地扯開,拉到了大腿根部。

這下,她的陰部就在午後的暖陽下,在博翰的面前,再度袒露無遺。

細密烏黑的絨毛包裹著她的私穴,他垂下頭,仔細一看,原來有個圓柱形的灰色塑膠瓶正硬生生地插入在她的陰穴之中,將她嬌嫩窄小的嫩穴脹得滿滿。

「難怪你會這麼難受,已經插了一天了嗎?」

他問道,那個深色的塑膠小瓶不是普通瓶子,正是專門用來裝針孔照相機底片的瓶子。

千會艱難地點點頭,臉色煞白,有氣無力地低語道:「我一直在等你來取。裏面是我拍下教會腐敗交易的照片……」

她近乎耗盡了渾身的力氣,畢竟這些關鍵證據若是流出就功虧一簣,所以千卉才出此下策,把底片藏在了自己下體的小穴中,完全地隱藏好這些揭露教會黑暗的確鑿照片。

可她現在,已經被這插入她小穴的瓶子折磨得不堪。

於是,博翰邊伸出手指輕輕觸碰著置入的小瓶,可是微微觸碰它,她就不適地皺緊眉頭,扭動著腰肢,口中發出了痛苦的低吟。

「嗯……難受……快幫我取出來……」

她嬌媚地催促著。

他掐住了千卉的腿根,將她的大腿朝著兩側掰開。

日光照射下,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身下那張小嘴已經被這異物撐得滿滿,根本不留一絲縫隙。

想到千卉的嬌穴裏竟夾著這異物,來回走上了一整天,緊致的嫩穴被來回摩擦,必定不好受。

仔細觀察她的小穴外圍,沁出了細密的濕液。

幸虧還有她的愛液滋潤,否則被硬生生地置入這瓶子,脹滿刮擦,肯定折磨死她了。

千卉在博翰的懷中掙紮著,哀求著他:「好難受,下面好難受啊……」

他見狀,垂下頭,伸出兩指扣住了從她的陰穴裏露出的一小截瓶底,試圖要將它從她的小穴裏抽拔出來,可是她濕潤的水穴裏已經溢滿了濃稠的愛液,在日光下,折射出晶亮的光芒。

這濕液如此豐沛,以至於他的粗指想要取出圓柱瓶時,就在她的小穴裏打滑,沒能取出來,反而這伸手一彈,還讓瓶身再度與她的嬌穴嫩壁猛地劇烈刮擦,彈動到了她穴內的敏感點,惹來她嬌吟連連。

隨之,千卉的胸乳也劇烈地起伏著,喘著粗氣,呼吸急促。

「嗯……博翰……」

她喚著他的名字,不禁下腹更加鼓脹,扭動著腰肢,期望著下體的快些紓解。

他邊安撫著她,邊再度用手指扣住了瓶底,這次他並不急著抽出,而是慢條斯理地轉動著瓶身,在她的穴內轉動抽刺。

「嗯……嗯……」

未料到他會這般刺激她,不斷觸碰著她的敏感點惹來了她的驚叫連連。

《十》寫作手記

海外的朋友來方國旅行時,能在方國各地見到各種宗教建築。有佛教的金色寺廟,有頂著十字架的基督教堂,有帶月亮標誌拱頂的伊斯蘭教清真寺,在方國不同的人信仰不同的宗教,方國皇室信奉佛教,尤其皇后是虔誠的佛教徒。在方國內印度裔的國民多信奉印度教,俄羅斯後裔則不少信奉東正教。我們方國最大的電力企業夸克電力總裁的嬌妻就曾是天主教修女。方國既尊重不同人的信仰,保護信仰自由,也尊重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無神論者。

近來來,大大小小的新興教派也興起,有的信奉變種的正十字教,有的信奉宇宙能量,有的信奉銀河系的外星之神,所以在方國,在普通人群中不僅能見到穿袈裟的僧人,或穿著修女服的修女,包裹著伊斯蘭頭巾的人,也會看到臉上或身上印刻著星系紋身,皮膚上串珠的信徒,這些珠子象徵不同星球,信徒認為由此能獲得宇宙能量。

方國的學校,企業公司,學校,商場等有些也會設置禮拜堂供宗教人士使用,方國日曆雖然只規定了重要的佛教節日如萬佛節等諸多節日為公休日,但民眾對於有彩蛋的復活節,聖誕節,印度教的排燈節等都有濃厚的興趣並積極參與,在方國很多宗教節日已變得大眾化。

在我的家庭內,不同的家庭成員就信仰不同的宗教。我相信佛教,我全部作品的共同理念也是因果輪迴,善惡有報。而我媽媽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離婚前我父親信仰佛教,後來外遇出軌日本翻譯後,開始信奉日本佛教。我的爺爺在地震時曾被俄羅斯裔神父救過,之後追隨他信仰東正教。我的外婆則是基督徒,生前腿腳不好但每週堅持去教堂唱讚美詩。我的堂妹則在叛逆期時加入了新興教派宇宙能量教,她對超自然能量深信不疑。我的一個表姐嫁給了伊斯蘭教徒,此後真的見她甘心裹著長袍和頭巾。

我們的家庭聚會甚少會談論宗教,雖然各自的信仰不同,但聚餐時會顧及不同成員,在聚餐飲食上也要考慮周全,所以通常大家族的聚餐會設在素食餐廳。

《十》電子書內頁

購買本書《十》




​書目分類

​全部書目

​讀者區最近貼文

讀者支援 | 填表後琴研會在24小時內回復您,或按右下角chat即時通訊直聯我
3.請選擇問題類型

​在Google Play圖書上架

ginyan.png

琴研

​自助出版電子書作者

我是一名來自方國的自助出版獨立作者和多國語學習者。方國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君主立憲製新興國家,我們的民族以與生俱來的浪漫主義著稱。

出生成長在方國的我,從兒時起就熱衷搭地鐵遊方國,便利的地鐵系統遍佈方國全境,我深深熱愛這片國土。懷揣著小說家夢想的我在創作中把方國地標和風情都融入其中,並像單字地鐵站名那樣,也用單個漢字作為書名。

長大後的我一邊在線上教外語,製作外語學習書,一邊創作熾烈煽情的羅曼史。每每遇到困難,我就思考方案,學習技能,嘗試各種辦法解決問題。寫作,美工,代碼,電子書和網站製作等都由我親手完成。

為了維持生計也不辜負夢想,我爭取到為方國多個品牌杜撰情色羅曼史進行品牌塑造和故事營銷的寫作機會,雖然始終反響平平,但持續寫作多年後,我還是迎來了寫作生涯的轉折點。在方國王子選妃活動開幕之際,我有幸被方國皇室指定為選妃活動撰稿人,記錄這一羅曼蒂克盛況。

目前我和退出黑社會的丈夫,孩子們,還有一隻豬生活在方國。

ginyan.png

情色言情單行本

琴研

令人臉紅心跳,熾烈狂熱的甜寵羅曼史小說

meiyan.png

錦心綉口皇室羅曼史系列

琴研

方凌天王子與恩地王妃的華麗璀璨,浪漫深情的皇室家族羅曼史系列

coyan.png

​多國語學習系列

琴研

恩地王妃的韓語,日語,泰語,美語,英語的學習筆記

Written,Designed & Powered by 琴研

​©琴研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21